被剝奪的榮耀? 不再出現的 NBA 開幕戰冠軍球衣

象徵 NBA 最高榮耀的歐布萊恩冠軍盃 (Larry O'Brien NBA Championship Trophy),是每年全球逾 400 名最頂尖的籃球員趨之若鶩的目標,經歷了約八個月的奮戰,最終只有一支球隊可以將這份榮耀帶回去。在過去,冠軍隊伍除了可以獲得實體金盃外,更可以在下個賽季的開幕戰穿上帶有冠軍紀念標章的球衣以示這份殊榮。 在球衣上加上冠軍盃標章的概念最早源自 1996 年 NBA 總冠軍戰,當年爭奪冠軍的兩支隊伍 – 芝加哥公牛隊和西雅圖超音速隊,在總冠軍戰期間於球衣胸前加上了冠軍盃的標章。自此開始,每一年進入總冠軍戰的兩支球隊,都會在這個七戰四勝的系列賽中穿上附有冠軍標章的球衣,每一年圖章的樣式不盡相同,2009 年以前最常用的是獎盃形狀的標章,2010 年以後則使用圓形籃球狀標章居多。 除了歐布萊恩冠軍盃外,還有另一樣象徵榮耀的物品 – 總冠軍戒指。由於總冠軍戒指採用客製化製作,球隊 logo、冠軍戰比數、或是各個球員的背號…等等,因此沒辦法像冠軍盃於賽前就訂製完成,通常都會等到下個賽季的開幕戰時於冠軍隊的主場舉辦冠軍戒指的頒獎儀式。勇士隊球星 Stephen Curry 曾說過: "冠軍戒指頒發儀式是一個奇怪的夜晚,因為你慶祝的是四個月前的事,然後你必須享受這一刻,隨著巨大的橫幅從球場上空落下,伴隨球迷的歡呼聲,接著你將冠軍戒指放下,然後熱身兩分鐘後開始今天的比賽。" 但也正因為這個頒發冠軍戒指的 "奇怪" 儀式,為冠軍隊伍新賽季的開幕戰增添了不少色彩,除了總冠軍戒指外,冠軍隊伍還會擁有獨特的冠軍紀念套裝,從熱身衣褲、外套到球衣,今天就來看看冠軍球隊開幕戰的球衣史。 2004-2007 年 開幕戰特別球衣最早始於 2004-2005 賽季,但最初的球衣和總冠軍戰球衣相同,僅僅是將冠軍盃標章加到球衣的胸前而已。2004-2007 年的開幕戰球衣都是相同的形式。 2008 年 到了 2008-2009 賽季,2008 年總冠軍波士頓塞爾提克隊首度穿著了全新設計的開幕戰球衣,以原本球隊的主場白色球衣為基底,綠色的字體和號碼加上了象徵榮耀的金色邊飾,另外在胸前加上了 "2008 年 NBA 總冠軍" 的標章,在沒有多餘花俏元素的設計下,完美展現了身為冠軍球隊的意氣風發。這件開幕戰球衣當時的製造商 Adidas 有發行球迷版 Swingman 等級,後來復古球衣製造商 Mitchell & Ness 更推出了球員版等級的復刻球衣。 2009 年 2009 年的開幕戰由洛杉磯湖人隊作為冠軍代表球隊,但湖人隊的開幕戰球衣回歸了樸實,只有加上了繡有 "2009 年 NBA 總冠軍" 和代表隊史第 15 座冠軍的數字標章。這款球衣當年 Adidas 發行了 Swingman 球衣版本,後來同樣由 Mitchell & Ness 公司復刻了球員版等級球衣。 2010 年 2010 年開幕戰由衛冕冠軍湖人隊繼續領銜演出,這年的開幕戰球衣回歸到了最初只有冠軍盃圖形標章的版本。 2011 年 2010-2011 賽季達拉斯獨行俠隊拿下了隊史的第一座 NBA 總冠軍,開幕戰球衣和塞爾提克隊一樣經過了重新設計,除了胸前加上了冠軍金盃圖章,球隊隊名字體周邊以金黃色包覆,展示身為冠軍那神聖且不容侵犯的氣場。這款球衣 Adidas 發行了 Swingman 球衣,但因為等級較低,字體和標章的顏色略顯黯淡。 2012 年 由小皇帝領軍的邁阿密熱火隊在 2011-2012 賽季奪下冠軍,熱火隊的開幕戰球衣和獨行俠隊類似,胸前加上冠軍盃圖章以及隊名字體包覆金色邊飾。這款球衣 Adidas 所推出的 Swingman 版本就顯得相當有誠意,不僅將號碼也加上了金邊,整件球衣更以類似鋼印的方式印上了 "2012 年 NBA 總冠軍" 的字樣。 2013 年 熱火隊在 2013 年總冠軍戰完成衛冕達成二連霸,2013 年開幕戰球衣將球隊隊名以及號碼都以金黃色呈現,而 Adidas 所推出的 Swingman 球衣再次令人驚艷,除了字體額外加上金蔥邊包覆外,整件球衣同樣用類似鋼印的方式印上了 "2013 年 NBA 總冠軍" 的字樣。 2014 年 一向以給予球迷 "低調" 印象的聖安東尼奧馬刺隊在 2014 年奪下隊史第五座冠軍,有別於前幾年熱火隊和獨行俠隊另外設計球衣,馬刺隊又回歸到最原始的僅加上冠軍盃圖章的版本。 2015 年 經過了多個賽季的重建,金州勇士隊靠著獨特的選秀眼光成功轉型成為西區強權並一舉拿下 2015 年 NBA 總冠軍,2015 年勇士隊的開幕戰球衣在隊名以及號碼加上了金色邊飾,由 Adidas 所發行的 Swingman 版本則完美重現球員實穿的版本。 2016 年 2014 年回歸起點克里夫蘭騎士隊的 LeBron James 終於在 2016 年總冠軍賽替自己家鄉的球隊拿下了隊史第一座 NBA 總冠軍,但較令人失望的是 2016 年開幕戰騎士隊僅僅是在球衣上加上了冠軍圖章,在其他字體和號碼部分沒有變化。這款黑色球衣 "幫助" 騎士隊在總冠軍第五戰拿下勝利,扳回 1:3 的絕對劣勢,最終取得三連勝並奪冠,所以騎士隊選擇在開幕戰穿上這款 "幸運球衣" 不是沒有道理。 這款球衣成為了目前最後一款開幕戰球衣,如果騎士隊知悉隔年 Nike 接手 NBA 合約後就不再製作開幕戰球衣,不知道會不會讓這款最後的開幕戰球衣以更華麗的方式存留於球迷的心中呢? 2017 年之後 在 Nike 接手 NBA 合約後,每年的開幕戰冠軍戒指頒發儀式就只剩下代表冠軍球隊的熱身外套。   Nike 創造了大獲成功的 NBA 城市版系列球衣,同時也讓球迷看到了強大的球衣設計能力,但這同時也讓過去一些大受好評的球衣消失在歷史的洪流中,像是: 聖誕節球衣以及本篇提及的開幕戰球衣,每年球衣迷除了敲碗期待之下,不禁也讓人陷入 "如果以 Nike 強大的設計能力所推出的聖誕/開幕戰球衣會是怎樣?" 的幻想中。 球迷的鈔票都準備好了,Nike 的設計團隊希望也能快準備好。        
2021-01-13

2020-2021 NBA 球衣贊助商廣告清單

NBA 2017-2018 賽季除了球衣製造商轉手 Nike 外,同時首度開放了各隊球衣上面的贊助商廣告,允許在球衣胸前加上一塊 2.5 平方英吋的 logo 標章。因應 NBA 最初制定的三年球衣廣告測試期,多支球隊的贊助商簽約時間為三個賽季,因此上賽季恰逢這些球隊的贊助商廣告合約到期,部分球隊新賽季即變更了廣告贊助商。 贊助商廣告替聯盟和球隊帶來了可觀的收益,根據報導贊助商廣告的平均行情座落在一個賽季 $700 – $1000 萬美元,部分位於大城市的球隊因為收視率和被關注程度較高,簽約價格也更高,金州勇士隊的贊助商樂天株式會社,廣告價格高達一個賽季 $2000 萬美元。 2020-2021 賽季受到新冠狀肺炎疫情影響,目前 NBA 聯盟例行賽並未開放觀眾入場,在這個嚴峻的時期減少了票源的收入後,贊助商廣告的收入顯得格外重要,NBA 更在 2020 年九月份同意贊助商廣告從比賽的正式球衣延伸至各隊練習時的球衣。 從 NBA 不斷增加廣告位置的趨勢看來,未來勢必會有更多周邊服飾會加入贊助商廣告,儘管如此,各贊助商並非將原本的企業 logo 強加到球衣中,大部分的廣告標 logo 都經過顏色重新配置和球衣或是球隊的配色融合,讓企業 logo 在球衣上成為一個和諧的存在,這和世界上許多運動聯盟開放廣告最後卻成為補丁的狀況大不相同。 以下就來看看 2020-2021 賽季各球隊的贊助商廣告。   亞特蘭大老鷹隊 老鷹隊的贊助商是 Sharecare,Sharecare 是一個健康管理平台,為消費者提供客製化的資訊、計畫和資源,以改善使用者的健康狀況。老鷹隊和 Sharecare 於 2017-2018 賽季開始合作,合約長達五年。   波士頓塞爾提克隊 賽爾提克隊上個賽季之前的贊助商為奇異 (General Electric),本賽季開始改由荷蘭的電子商務公司 Vistaprint 成為新的廣告商。Vistaprint 是印刷公司起家,從名片、辦公用品、服飾到廣告行銷工具都是他們的產品,2020 年 11 月份 Vistaprint 和塞爾提克隊簽下了一紙複數年的廣告合約。   布魯克林籃網隊 籃網隊新賽季的贊助商由 Infor 變更為 Motorola,相信大家對這家美國的電信裝置製造商並不陌生,從早年的手機產品到現在以網路裝置為主。籃網隊並未透漏這張合約的金額以及年限。   夏洛特黃蜂隊 黃蜂隊從 2017-2018 賽季起即和 LendingTree 成為合作夥伴,LendingTree 為美國的線上貸款公司,替用戶比較一系列金融產品的利率和條款,幫助使用者找到貸款、信用卡和銀行帳戶…等的最佳條件。2020 年 1  月份黃蜂隊和 LendingTree 再簽下了延長合約。   芝加哥公牛隊 2017-2018 賽季公牛隊並未和任何廠商協議廣告合約,直到 2018-2019 賽季才和 Zennis Optical 成為合作夥伴,簽下了一紙長達五年的合約。Zennis Optical 是線上眼鏡零售商,主打高品質和可負擔的價位。   克里夫蘭騎士隊 騎士隊和 Goodyear Tire and Rubber Company (固特異公司) 的合作從 2017-2018 賽季即展開,當年簽下的是複數年合約,至今仍在年限中。固特異公司主要產品為橡膠輪胎、橡膠管、鞋底…等橡膠產品,是世界三大輪胎製造商之一。   達拉斯獨行俠隊 到 2018-2019 賽季為止,獨行俠隊的廣告贊助商為 5miles,經過一個賽季的空窗期,2020 年 1 月份獨行俠隊和 Chime 簽下了一紙複數年的廣告合約。Chime 是一家美國的純網路銀行,沒有實體的分行機構。   丹佛金塊隊 金塊隊和 Western Union (西聯匯款) 的合約始於 2017-2018 賽季,2020 年 11 月份雙方再度續約,簽下了一紙複數年的合約。Western Union 的總部正位於金塊隊所在的丹佛,主要業務是跨國匯款。   底特律活塞隊 活塞隊和 Flagstar Bank 從 2017-2018 年即為合作夥伴,至今仍在合約範圍中。Flagstar Bank 是美國最大的銀行之一,2020 年底還和活塞隊推出了名為 "Pistons IPO" 的套票產品,球迷在限定的時間內購買活塞隊新球季的套票組合,就可以享有年利率的回饋。   金州勇士隊 網路服務巨擘樂天株式會社在 2017 年和勇士隊簽下一紙 3 年 $6000 萬美元的合約。據報導,2018-2019 賽季勇士隊為樂天帶來了 $1900 萬美元的收入,這還僅僅是社群媒體帶來的收入,如果加上日本地區的電視轉播,總收入高達 $4000 萬美元,相較一個賽季 $2000 萬美元的投資,這個報酬率相當驚人。 雙方互利的情況下,2019 年簽下了延長合約。   休士頓火箭隊 隨著上賽季原本的贊助商 ROCKiT Phones 合約到期,目前火箭隊尚未有新的合作夥伴。   印地安納溜馬隊 溜馬隊和籃網隊一樣,目前的贊助商為 Motorola,也成為目前全聯盟中唯一一間擁有兩支球隊球衣廣告的企業。2018 年 12 月份溜馬隊和 Motorola 簽下了一紙複數年合約,至今仍是履約範圍。   洛杉磯快艇隊 原贊助商 Bumble 的合約在 2020 年到期,快艇隊新的贊助廠商為 Honey。Honey 的總部位於洛杉磯,主要產品為瀏覽器的擴充功能,可以自動彙整並使用電子商務網站的折價券。   洛杉磯湖人隊 湖人隊從 2017-2018 賽季開始就和 Wish 成為了合作夥伴,Wish 是網路購物平台 (類似蝦皮, eBay),主打低價和方便,由於 Wish 上面非常多的商品是來自於中國的在地廠商,Wish 看中了湖人隊在中國擁有龐大球迷,成為了促成這紙合約的一部分原因。據報導湖人隊和 Wish 的廣告合約頭三年為 $3000 萬美元。   孟非斯灰熊隊 一直以來灰熊隊都在冠名 FedEx (聯邦快遞) 的主場進行賽事,2018-2019 賽季開始 FedEx 正式成為灰熊隊的球衣廣告贊助商。   邁阿密熱火隊 熱火隊在 2017 年和 Ultimate Software 簽下了三年的廣告合約,Ultimate Software 主要為美國地區的企業提供雲端人力資源管理解決方案。2020 年該公司和 Kronos Incorporated 合併,名稱變為 Ultimate Kronos Group,熱火隊將延續雙方的合作關係,新賽季換上了新公司名稱的 logo。   密爾瓦基公鹿隊 結束了三年和 Harley-Davidson (哈雷機車) 的合約後,公鹿隊暫時還沒有新的廣告贊助商。   明尼蘇達灰狼隊 結束了三年和 Fitbit 的合約後,灰狼隊暫時還沒有新的廣告贊助商。   紐澳良鵜鶘隊 上個賽季之前,鵜鶘隊的廣告商為 Zatarain's,2020 年 11 月份鵜鶘隊和 Ibotta 成為了新的合作夥伴。Ibotta 是一個返利網站,透過 Ibotta 在其配合的通路消費付款,就可以得到消費回饋。   紐約尼克隊 尼克隊和 Squarespace 在 2017-2018 賽季簽下合約,成為廣告贊助商至今。Squarespace 是提供網站創建以及維護的平台,提供個人或公司用戶建立自家網站或是部落格。   奧克拉荷馬雷霆隊 雷霆隊和 Love's Travel Stops & Country Stores (簡稱 Love's) 的合作從 2018-2019 賽季開始,雙方其實從 2008 年就有合作關係,Love's 是一間連鎖的公路加油和餐飲零售複合商店,類似台灣的公速公路休息站。   奧蘭多魔術隊 魔術隊的廣告贊助商為 Walt Disney World,也就是大家都知道的迪士尼世界,位於佛羅里達州的迪士尼世界是世界最大也是第一座迪士尼樂園。雙方合約始於 2017 年,並且在 2020 年同意延長合約。   費城76人隊 76人隊和 StubHub 早在 2016 年就已經先行敲定雙方的球衣廣告合作,成為全聯盟第一支擁有球衣廣告的球隊,自 2017-2018 賽季開始至今仍在執行。StubHub 是網路購票平台,經營體育、演唱會、劇院…等娛樂活動的門票銷售,StubHub 在 2012 年時就已經和 76人隊合作,進行球場的票卷販售。   鳳凰城太陽隊 太陽隊在 2018-2019 賽季正式和 Paypal 簽訂球衣廣告合約,Paypal 是第三方支付公司,支援超過 190 個國家地區,解決了線上跨國交易和匯款的麻煩,是目前全球最大的第三方支付公司。   波特蘭拓荒者隊 2018-2019 賽季拓荒者隊和 Biofreeze 品牌簽下了球衣廣告合約,Biofreeze 主要產品為運動痠痛凝膠,該品牌的母公司為 Performance Health。   沙加緬度國王隊 國王隊在上個賽季之前的廣告贊助商為 Blue Diamond Growers,合約到期後並無續約,目前還在尋找新的廣告商。   聖安東尼奧馬刺隊 馬刺隊和 Frost Bank 在 2018 年 10 月份成為合作夥伴,目前還在合約期限內,但根據 2019 年底的報導指出,Frost Bank 在這個球衣廣告的合約中並沒有如期得到更多的關注,圖表顯示 Frost Bank 的社群媒體追蹤數僅在雙方合約簽訂時有稍稍提升,之後便慢慢的降回原本的追蹤數目,這樣的結果或許會影響到未來雙方續約的可能性?   多倫多暴龍隊 暴龍隊的球衣廣告商為 Sun Life Financial (永明金融集團),雙方從 2017-2018 賽季就展開合作,至今仍然持續。永明金融集團總部位於多倫多,主要提供人壽保險服務。   猶他爵士隊 爵士隊在 2017 年和軟體公司 Qualtrics 成為合作夥伴,Qualtrics 的主要產品為體驗管理平台。不同於其他球隊的贊助商,Qualtrics 並不是將自家企業 logo 加到爵士隊球衣上,而是將這個廣告位置捐贈給了 5 For the Fight 這個非營利組織,該組織以 "每人捐贈 $5 美元" 為口號,為癌症相關研究做募款。 2020 年底,爵士隊以 $16.6 億美元出售給了 Qualtrics 的創辦人 Ryan Smith。   華盛頓巫師隊 巫師隊從 2018-2019 賽季開始和 GEICO 簽下了複數年的球衣廣告合約,GEICO (Government Employees Insurance Company) 是美國第二大的汽車保險公司。
2021-01-07
18-19 earned.jpeg

2020-2021 NBA Earned 獎勵版球衣曝光!

NBA Earned 獎勵版球衣源自 2018-2019 賽季,用於 "獎勵" 上個賽季有進入季後賽的 16 支球隊,也可說擁有這套球衣的球隊就是強隊的證明。 2018-2019 賽季獎勵版球衣並沒有令人驚豔的設計,大部分球隊都只是現有球衣樣式變更配色,與其說是全新的球衣,不如說是異色版球衣。 2019-2020 賽季聯盟將獎勵版球衣變更為獎勵版熱身衣套件組,和穿著一整場比賽的球衣相比,熱身服的 "獎勵" 效果實在是大打折扣,畢竟球員僅有在場邊的時候可能會穿著熱身衣褲,強隊的象徵卻只能用於板凳區,這樣的獎勵實在有些諷刺… 或許聯盟感受到上賽季的誠意不足,2020-2021 賽季獎勵版球衣將正式回歸! 以下為東西區 16 支球隊的獎勵版球衣圖示 (原圖出自 Twitter):   東區 密爾瓦基公鹿隊 公鹿隊的獎勵版球衣可以算是全新設計,採用原本 Icon 球衣的配色,側面融合了像是鹿角的圖騰。 多倫多暴龍隊 沿用和現役球衣一樣的箭頭設計,將配色改為 2000 初期球隊所使用的紫黑配色,讓這款獎勵版球衣帶有些許復古味道。 波士頓塞爾提克隊 乍看之下有些像 80 年代時期公鹿隊的客場球衣,整件球衣連字體都選用綠色,對比度稍嫌不足。 印第安那溜馬隊 溜馬隊基本上就是新賽季城市版球衣的異色版本,將深藍色改為黃色。 邁阿密熱火隊 熱火隊也是例行賽的異色版,只是這個顏色選擇相當大膽,除了在熱火隊 logo 尾端的黃色火焰之外,實在是難以想像熱火隊跟黃色有著任何關聯。 費城 76 人隊 和上個賽季的城市版球衣一樣的配色,將胸前的球隊名置換成自由鍾。 布魯克林籃網隊 球衣底部的圖騰有點類似新賽季的城市版球衣,球員號碼以號碼牌的方式呈現倒是滿新穎的。 奧蘭多魔術隊 魔術隊基本上將 2018-2019 賽季的城市版球衣變為白色,側面由夜晚星空變為星星圖案。   西區 洛杉磯湖人隊 湖人隊獎勵版球衣選用了近似 20 年前由 Nike 發行的 Rewind 系列配色,這個配色在 2020 年由 Mitchell & Ness 再次以 Reload 系列推出,相當受到球迷喜愛。這個配色也讓人聯想到 2013-2014 賽季所推出的好萊塢之夜 (Hollywood Nights) 球衣,相信這款獎勵版球衣會是 16 支球隊中最受歡迎的款式。 洛杉磯快艇隊 將快艇隊 Icon 球衣置換成灰色就變成了獎勵版球衣,只是過去灰色球衣似乎都不是很受球迷喜歡。 丹佛金塊隊 金塊隊的獎勵版球衣和 2017-2018 賽季的城市版球衣雷同。 休士頓火箭隊 如果將火箭隊現行 Icon 球衣的顏色調換一下似乎就變成了這款獎勵版球衣? 奧克拉荷馬雷霆隊 整體設計和雷霆隊 2017-2018 年的 Statement 球衣相似,這回將隊名使用較不突兀的白色取代原有的橘色。(什麼? 一度以為富邦勇士隊加入了 NBA?) 猶他爵士隊 OK,爵士隊除了四年以來都用一樣的城市版球衣設計外,獎勵版球衣似乎也不打算重新設計了。 達拉斯獨行俠隊 獨行俠隊的獎勵版球衣和球隊於 2001-2010 年期間穿著的客場球衣相當近似,帶有些許復古氣息。 波特蘭拓荒者隊 和快艇隊概念相同,只能說以灰階構成的球衣真的要鐵粉才會下的了手。
2020-12-23
1997-50-greatest-players-group.jpg

復古球衣的起點 – 96-97 賽季 NBA 復古之夜

老東西總會帶個人們一股懷舊的風味,彷彿又重回了年少的美好時光,這也是復古球衣總是受人歡迎的原因。NBA 復古之夜如今已經成為每個賽季球迷最期待的活動之一,開季前陸續宣布將要穿著復古球衣的隊伍和款式時,就像樂透開獎般既期待又擔心錢包會被掏空,那大家知道復古之夜最初是在何時開始舉辦的嗎? 今天就帶大家回到事件的源頭。 1996-1997 賽季是 NBA 成立 50 週年紀念,為此 NBA 在這個賽季中添加了許多特別的元素,當中最著名的是票選出了 NBA 歷史中 50 大球星 – 天勾 Kareem Abdul-Jabbar、上古神獸 Wilt Chamberlain、飛人始祖 Dr. J、大三元製造機 Oscar Robertson… 等等傳奇巨星都名列當中,當年的現役球員共有 11 位入選 – 籃球之神 Michael Jordan、禁區怪獸 Shaquille O'neal、惡漢 Charles Barkley… 等球員都名列其中。 而另一個 50 週年紀念活動正是復古之夜,原意是藉由帶回復古球衣來紀念過去的偉大球隊和球員,往後每年盛 (ㄨㄢˋ) 大 (ㄜˋ) 的復古之夜正式展開序幕。 NBA 為了 50 週年紀念在各隊的球衣以及熱身服上面也有加上一些巧思 – 球衣胸前的 NBA logo 變更為金色;熱身服上面則加上了 50 週年的紀念圖章。 96-97 賽季參與復古之夜的球隊共有九支,復刻的球衣都是 70 年代以前的款式,對於現代的球迷來說可能有些陌生,但當中不乏至今都還相當熱門的經典款式。另外特別的是,部分球隊一次將主客場球衣都一起做了復刻,意即一個賽季就推出了兩款復古球衣,還好現在球隊一次都只推出一款復古球衣 (19-20 賽季的勇士隊除外),不然球迷的錢包真的會受不了。   波士頓塞爾提克隊 塞爾提克隊選擇的是球隊在 1953-1967 年期間所穿著的球衣款式,主場和客場都同時做了復刻。 雖然塞爾提克隊的球衣從建隊至今都沒有太大的改變,但還是可以看出復古款和現役款的不同之處 – 主場復古版本的隊名字體較大,排列弧度也較大;客場復古版本胸前字樣為 "Boston",例行賽版本為 "Celtics",客場復古版本和主場相同,字體的字型以及弧度比較大。   底特律活塞隊 活塞隊選擇的是 1954-1957 年間使用的客場球衣,當時還叫做韋恩堡活塞隊,這是第一次也是目前唯一的一次復刻這款球衣,附上當時的比賽穿著影片,也一起回味好好先生 Grant Hill 那飛快的第一步。   金州勇士隊 勇士隊選擇的是 1966-1971 年間使用的客場球衣,當年還名為舊金山勇士隊,這款球衣最著名的就是胸前的金門大橋以及背後的叮噹車圖案,最早年的版本背後還沒有球員姓氏,這季的復古球衣則在叮噹車下方加上了球員姓氏,之後的 2004-2005 賽季以及 2020-2021 賽季勇士隊也都復刻了相同球衣,是勇士隊經典的款式之一。   洛杉磯湖人隊 湖人隊選擇的是 1961-1967 年間使用的客場球衣,湖人隊史中罕見的藍色以及標誌性的英文書寫體隊名讓這款球衣至今都還是經典款式,後續也在 2003-2004 賽季以及 2020-2021 賽季都再度復刻。   紐約尼克隊 尼克隊所復刻的款式並沒有出現在球隊歷史中,比較接近的款式應該是 1946-1953 年間穿著的款式,但球衣字體的顏色有稍作修改,或許可以解讀為 "小改版的復古球衣"。 和塞爾提克隊一樣,尼克隊同時復刻了主場和客場兩個顏色。   費城 76 人隊 76 人隊選擇的是 1966-1968 年間使用的客場球衣,因為戰神 Allen Iverson 在新秀賽季大放異彩,這款球衣成為 Iverson 標誌性的新人賽季代表球衣,但實際上,早在 1967 年由 Wilt Chamberlain 帶領費城奪下隊史第一座冠軍時,正是穿著這款球衣。 2016-2017 賽季時,這款球衣再度復刻。   西雅圖超音速隊 超音速隊選擇的是 1972-1975 年間使用的客場球衣,這款球衣除了配色很 "超音速隊" 之外,並沒有其他的亮點,在這季之後也沒有再被復刻過。   多倫多暴龍隊 暴龍隊選擇是 1946-1947 賽季穿著的主場球衣,當年的多倫多哈士奇隊隸屬 BAA 聯盟 (NBA 的前身),僅僅一個賽季就解散,因為暴龍隊 1995 年才成立,尚未有任何球衣可以復刻,作為所在城市都在多倫多的球隊,也只剩下哈士奇隊是和 NBA 有淵源的球隊了。 這款非常簡約的球衣後來於 2009-2010 賽季再度被復刻,2016-2017 賽季則再度復刻了客場款式。   華盛頓子彈隊 子彈隊 (現華盛頓巫師隊前身) 選擇的是 1974-1987 年間使用的客場款式,這款球衣是子彈隊最具標誌性的款式,紅藍白相間和球褲上的星星都令人馬上聯想到美利堅合眾國,1974 年也正是子彈隊史的第一座 NBA 總冠軍。 2002-2003 賽季再度復刻了同款主場版本球衣。   除了實際比賽中出現的復古球衣外,當年也推出了多款市售版本的復古球衣,其中最著名的應該是芝加哥公牛隊的 Michael Jordan 新秀賽季款式球員版球衣,從當時的廣告文宣顯示僅限量 200 件,稀有度非常高。另外球迷版則推出了許多退役球員經典款式,像是 76 人隊的 Dr. J、湖人隊 Jerry West、塞爾提克隊的 Bill Russell…等等,搭配金色的 NBA logo,這些球衣在現今都已經相當難尋。   在比賽球衣買賣尚不盛行的過去,這些復古之夜比賽球衣沒有經過正式管道拍賣或是出售,加上當年比賽球衣的製作數量也較少,特殊款式球衣一個賽季很可能只有一兩件,所以假如你現在手中有以上這幾款復古之夜元年的比賽用球衣,恭喜你,這些都可以做為傳家之寶了!
2020-12-23
cats.jpg

Nike 是如何打造了球衣界的 "大 AU 時代"?

在十年前,球衣市場還是以相對平價的 Swingman 球衣為主流的時代,當年必定沒有人料想到在 Nike 接手 NBA 合約後的現代,球員版 (簡稱 AU) 球衣居然變成了最搶手甚至增值空間極大的球衣界主流商品。究竟 Nike 做了什麼讓 Adidas 時期屬於小眾市場的 AU 球衣,搖身一變成為市場新寵兒?   限量、致敬、復刻 擁有這世界財富的公司「行銷王」耐基。 他們接手NBA合約時留下來的話,令許多人爭相前往「深不見底的坑道」探險。 「想要我的AU嗎?想要的話我可以賣給你。自己去競標吧!我將我所有的AU都刊登在那裡!」 人們為了稀有的AU,爭相前往「深不見底的坑道」。可以說是一個「大AU時代」!   重新定價 (以下皆討論美國地區的定價) 在 Adidas 最後幾年的 NBA 代理合約時期,球員版球衣的定價高達 $300 美元,和定價 $110 美元的 Swingman 球衣相比,幾乎是三倍的差價。 然而由 Nike 承接合約後,Swingman 球衣的定價不變,球員版球衣的定價大幅下降至 $200 美元。即使在沒有折扣的情況下,球員版球衣的價格已經不到兩倍的差價,假如搭配些許折扣 (如八折),那兩個等級球衣間的價差又更低了,這直接導致球迷會願意多加一點錢升級為質感更棒的球員版球衣。   版型更適合穿著 Adidas Revoulution 30 時期的球員版球衣版型極為修長,最小的 M 尺寸長度達 90 公分,但寬度僅有 50 公分,換句話說,Revolution 30 的球員版球衣是設計給像 NBA 球員般高挑且低體脂的運動員身材穿著,但對於 90% 都不是如此身材的一般民眾而言,身高沒有 180 公分以上根本難以駕馭這些球衣,這導致了 Revolution 30 球員版球衣實穿性非常低。 而 Nike 將球員版球衣的版型做了修正,整體尺寸和 Swingman 球衣相近,這讓絕大多數的球迷都可以輕鬆找到合適的尺寸,球員版球衣不再只是收藏或是掛飾,更是可以直接穿出門的服飾。   球員版更接近 "球員版" Adidas 的 Revolution 30 球衣,最大的特色就在於球員版等級以上的球衣,球員號碼的部分是採用透氣網眼布料製作,然而諷刺的是,除了在少部分球隊獨家商店販售的球員版球衣是真正選用網眼布料製作號碼外,其餘在最大通路 –  NBA 官方網站所購買到的球員版球衣全部都不是使用網眼布料,而只是一般布料印刷上點狀圖案模擬網眼,這對於一件要價 $300 美元並且號稱為 "球員版" 的球衣來說真的是荒謬至極。 球員版球衣的定義是: 近似球員實際比賽時穿著的球衣。Adidas 的 Revolution 30 球員版球衣顯然沒有達到這個標準。 而 Nike 的球員版球衣則和球員實際比賽時穿著的球衣幾近相同,不論是布料或是字體的呈現方式都完美重現,真要說出不同的地方就是比賽球衣會有贊助商標或是該賽季獨特的紀念標章 (通常是名人過世),而除了各球隊所屬的商店有販售加上贊助商標的球員版球衣外 (通常定價會稍高於 $200),NBA 官方網站和一般通路所販售的球員版球衣是沒有加上贊助商標的。 排除了贊助商標要素,只要加上一些差價就可以由 Swingman 球衣升級到和球員實際比賽穿著幾乎一樣的球員版球衣,相信絕大多數的球迷都會願意掏出皮夾。   限時限量款式 儘管 Adidas 握有 NBA 合約的 11 年間創造了多款過去不曾出現的特別款球衣,像是: 聖誕節球衣、聖派翠克球衣、拉丁之夜球衣甚至還有短袖球衣…等等。 但不管 Adidas 創造了多少經典,他們最大的致命傷就是: 這些特別款球衣幾乎都沒有發行過球員版球衣販售,即使是例行賽普通款式也有許多顏色沒有量產發行。 擅於行銷的 Nike 上任後,首先推出了主打球隊歷史意義的系列 – 城市版球衣,並且採用一年一款的形式,等同宣布限時限量。這將過去 Adidas 特殊節日球衣的概念往上推了一層樓,過去僅有少部分球隊擁有特殊節日球衣,並且每年的球衣款式都大同小異,如今的城市版球衣不但可以套入節日的概念,也讓各球隊有節日以外的發想主題去設計球衣,更重要的是,一年一樣式讓買家為了喜歡的球隊或是球員,將被迫每年都掏出錢包購買一件。 光是限時限量並不是城市版系列如此火 (ㄒㄩㄝ) 熱 (ㄑㄧㄢˊ) 的因素,最可怕的是 Nike 除了限時限量還推出了球員版等級,主打設計的城市版球衣,在許多細節上都加上了很多巧思,對比和球員比賽實穿幾近一樣的球員版球衣,因受限於較低等級而許多細節無法呈現的 Swingman 球衣在這個時候就顯得絕對弱勢,這也是為何城市版球員版球衣會變成 Nike 旗下最受期待也最熱銷的球衣系列。 而除了城市版球衣,其餘例行賽款式 Nike 也一應俱全,除了少部分小市場球隊僅提供一兩款球衣外,大市場球隊所有顏色的球衣都可以購買到球員版等級,如洛杉磯湖人隊就可以一口氣買下包含城市版等四個顏色的球員版球衣全套。   適時的話題炒作 這部分偏向個案,今年初傳奇球星 Kobe Bryant 意外逝世,Nike 在八月份宣布 8/24 訂為 Mamba Day,並且將於該日同步發行過去於 17-18 賽季由 Kobe Bryant 親自參與設計的城市版球衣。 Kobe 向來擁有眾多的球迷以及影響力,當時此消息一出,所有人都搶破頭的想要買到這件復刻球衣,而同時期恰逢湖人隊晉級季後賽,Nike 除了在市面販售也讓湖人隊在季後賽期間穿著上這款球衣出賽,更湊巧的是,直到總冠軍賽之前,湖人隊穿著這款球衣沒有輸掉任何一場比賽,讓這款球衣炒作到了最高點。湖人隊的官方商店更是以超級限量的形式販售了同款 LeBron James 的球員版球衣,後續轉賣的價格更是登上了球員版球衣的歷史之最。 而當年所量產發行的 Kobe 同款球員版球衣也是趁勢水漲船高,不論是 Swingman 或是球員版等級都翻漲了數倍,不得不說,Nike 在行銷這塊確實厲害。 更多關於 Black Mamba 球衣。   綜合了以上幾點,Nike 在球員版球衣的成功決不是偶然,如果一項產品沒有良好的品質和好看的設計,相信投入再多的行銷也沒辦法達到如此的熱度。 至今仍然有許多球迷認為 Adidas 的網眼號碼和球員版球衣材質較佳,覺得 Nike 的球衣材質較單薄,號碼字體僅僅是在布料上打上透氣孔。每次球衣改版,總會出現舊版本的支持者以及新版本的反對者,是每次改朝換代都必經的過程,Nike 簽下了 8 年長約,如果沒有意外將會持續到 2025 年,換句話說,近年如果想要購買球衣,尤其又是近年才加入 NBA 的新星,那無可選擇的還是只能接受 Nike 的球衣。事實上,每個品牌以及每個球衣世代都有自身的優缺點,作為球迷其實不需拘泥於單一品牌或是樣式,以開放的心去接受並欣賞各廠牌所創造的球衣文化,這也是球衣盛行的近代才能享有的福利。 看完以上幾點,大家對 Nike 造就的這個 "大 AU 時代" 有任何想法嗎? 歡迎提出任何自己的看法。              
2020-11-13

2020-2021 NBA 城市版球衣露出!

往年的這個時候已經是 NBA 新球季的開端,今年受到新冠狀病毒 COVID-19 的影響,導致新賽季開幕日至今仍是未知,雖然聯盟規劃 12 月開戰,但聯盟和球員工會之間似乎尚未達成共識,更有可能讓新賽季再度面臨停擺的危機… 儘管如此,近日多支球隊的城市版球衣實品照依然從網路上流出,今天就來看看這些已經被揭露的款式有哪些! 城市版 (City Edition) 球衣是 Nike 接手 NBA 合約後的全新系列,最初訂下的目標是: 每一支球隊會於每一個賽季都推出一款城市版球衣,該城市版球衣的設計都是源自球隊的歷史,或是所在城市的相關淵源。因為這樣 "一年一款" 的限時限量概念,近年來城市版球衣一直是最受歡迎也銷售最火熱的球衣款式。   亞特蘭大老鷹隊 老鷹隊是第一支由官方正式發表城市版球衣的球隊,新賽季老鷹隊將穿上這款黑金配色的球衣向美國非裔人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恩 (Martin Luther King Jr.) 博士致敬。 黑金一直是經典不敗的配色,球衣上許多和致敬主題相關的細節讓這款球衣不僅在視覺上和設計理念上都誠意十足。 關於此款球衣的詳細介紹。   布魯克林籃網隊 近幾年的籃網隊城市版球衣都和 "藝術" 脫離不了關係,如前兩年結合饒舌歌手 The Notorious B.I.G. 和插畫家 Eric Haze 所推出的款式,新穎和獨特的樣式也帶來了銷售上的成功。 新賽季籃網隊的城市版球衣將向出生於布魯克林的 80 年代塗鴉鬼才 – Jean-Michel Basquiat 致敬,將它獨特的塗鴉字體呈現於球衣上,透過實際商品照可以看出兩側也有所著墨,球衣整體相當富有藝術氣息,也令人期待球員實穿的版本。   芝加哥公牛隊 看似黑色和金色的搭配,側面充滿了交錯的幾何圖形,胸前的 "Chicago" 字型讓網友們聯想到當地有名的戲劇 – 芝加哥。下襬處的 "No Little Plans" 透漏了這款球衣和芝加哥著名建築設計師 Daniel Burnham 有所相關。   達拉斯獨行俠隊 新賽季恰逢是獨行俠隊創隊 40 週年,這款白色搭配金色的球衣很有可能是以此為主題的球衣。金色在獨行俠隊的球衣歷史上前所未見,搭配對上超新星 Luke Doncic 的強大人氣,這款球衣相信會再度成為熱銷款式。   底特律活塞隊 活塞隊依舊是以汽車城 "Motor City" 作為設計主軸,色彩搭配為球隊傳統的紅藍配色,球衣整體沒有突出的亮點,反而直覺讓人聯想到金塊隊的宣言版 (Statement Edition) 球衣。   金州勇士隊 以奧克蘭 "Oakland" 字樣取代隊名,透漏了這款球衣極有可能是向過去近 50 個年頭都位於奧克蘭地區主場的勇士隊致敬。而球衣的配色恰巧是 2007 年 "We Believe" 時期所使用的球衣顏色所結合而成,我們可以大膽猜測這款球衣是向該時期的勇士隊致敬。   洛杉磯快艇隊 快艇隊城市版球衣沒有新設計,僅僅將去年獲得成功的城市版款式換了顏色,以該款球衣的設計,新賽季的黑色似乎比上賽季的白色更加適合?   洛杉磯湖人隊 湖人隊往年的城市版球衣都會由球隊的傳奇球星參與設計,今年的城市版球衣是由橫跨 50-70 年代的湖人隊傳奇球星 Elgin Baylor 親自操刀。 白色的衣底加上水藍色的字體,讓人聯想到 60 年代的湖人隊經典草寫字體球衣款式,剛好新賽季湖人隊將穿上客場款草寫球衣參加復古之夜活動,和這件城市版球衣正好成為了一個系列,只是這件球衣實在是稍嫌單調了些。   邁阿密熱火隊 過去三個賽季以 "Vice City" 為主題所推出的城市版球衣大受歡迎,經歷了多次顏色變革後,新賽季的熱火隊似乎決定推出綜合版配色?  同一件球衣以兩個相差巨大的色相所構成,在 NBA 歷史上著實少見,期待實際成品的樣貌。   密爾瓦基公鹿隊 目前公鹿隊僅有城市版 T-Shirt 流出,但從 T-Shirt 上的細節可以對球衣的樣貌勾畫出雛形。 長年都以綠色為主的公鹿隊,這次破天荒地推出了藍色球衣,從圖片中可以看出號碼上有著圖騰,目前猜測和當地著名地理景觀密西根湖 (Lake Michigan) 或許有著關聯。   紐澳良鵜鶘隊 當這款球衣圖片在網路上公開後,大部分的球迷都是持負面的態度,因為作為一件球衣實在是過於簡約。 這款城市版球衣是以紐奧良的市旗作為發想,其實意義上完全符合城市版球衣的最初的定義,過去都以紐奧良市著名的狂歡節作為球衣主題,新賽季的市旗主題不知道有多少球迷願意買單?   紐約尼克隊 和活塞隊相同以環狀字體包覆號碼為主設計,但尼克隊的城市版球衣在字體和兩側還加上了漸層圖騰,整體設計感優於活塞隊。另外特別的是胸前的 Nike logo 後面還加上了 "NYC" 字樣。 但近年尼克隊慘淡的戰績和沒有超級巨星的窘境,不管球衣再怎麼好看可能都救不了銷售量…   鳳凰城太陽隊 太陽隊的城市版球衣令人驚豔,胸前巨大的漸層圖案中所使用的顏色元素皆為過去球隊的經典配色,而 "The Valley" 意旨鳳凰城都會區,同時也被稱為 "太陽谷"。 有著高底起伏的漸層圖騰彷彿城市高樓的剪影,上方的色彩如太陽升起或西下時渲染於整片天空,這款城市版球衣絕對是新賽季最有誠意的款式之一。   波特蘭拓荒者隊 拓荒者隊是繼老鷹隊後第二支透過官方正式發布城市版球衣的球隊。這款城市版球衣以拓荒者隊所在的奧勒岡州作為設計靈感,胸前 "Oregon" 字體取自當地著名看板,球衣側邊的圖騰象徵奧勒岡州美麗迷人的風景。 拓荒者隊和球隊廣告贊助商 Biofreeze 表示會將這款城市版球衣的銷售利潤捐贈給 Native American Youth and Family Center。   聖安東尼奧馬刺隊 很明顯的,馬刺隊的城市版球衣是以球隊 90 年代的經典 logo 為設計主題,胸前斜條紋的設計讓人聯想到拓荒者隊。   多倫多暴龍隊 暴龍隊維持了和上個賽季城市版球衣一樣的黑金配色,胸前的球隊字體採用了和 90 年代暴龍隊球衣一樣的字體,符合暴龍隊在新賽季球衣的主旨 – 向過去致敬。   華盛頓巫師隊 和快艇隊相同,僅僅是將上個賽季的城市版球衣變更配色,但和快艇隊不同的是,巫師隊上個賽季的城市版球衣並沒有獲得銷售上的成功… 我們或許能解釋成巫師隊忘了新賽季需要設計一款新球衣?
2020-11-03

NBA 2020-2021 賽季新球衣速報

儘管因為受到新冠狀病毒 COVID-19 影響,導致 NBA 新賽季開戰日仍舊未知,但許多即將在新賽季登場的球衣都已經藉由各球隊發表或零售店面流出,其中不乏球迷總是最期待的復古之夜球衣,就一起來看看 Nike 要在新賽季推出什麼來打劫大家的荷包! Jumpman Logo 新賽季所有球隊的 Statement 宣言款球衣,胸前的 logo 將由原先的 Nike 勾勾更換成 Jordan Brand 的 Jumpman logo,新賽季帶有 Jumpman logo 的宣言款球衣已經於本月份在各通路上架。 在新賽季以前,僅有由 Michael Jordan 擁有的夏洛特黃蜂隊和明星賽球衣胸前使用 Jumpman logo。   Earned 球衣回歸? 2018-2019 賽季 Nike 替 2017-2018 賽季進入季後賽的 16 支球隊製作了名為 "Earned Edition" 獎勵版球衣。儘管聽起來是全新的款式,但事實上當時也僅是將球隊現有的款式做顏色變更而已。2019-2020 賽季則以另外設計的熱身服做為獎勵版服飾,沒有推出球衣。 據傳新賽季獎勵版球衣將要回歸,同樣是只有進入季後賽的 16 支球隊才擁有,希望這次的獎勵版球衣會是新設計而並非異色版。   穿著新球衣的球隊 目前已經有三支球隊公布新賽季將會穿著全新的球衣,分別是亞特蘭大老鷹隊、夏洛特黃蜂隊以及多倫多暴龍隊。 其中老鷹隊和黃蜂隊早在數月前就先行發布,可見此文。 暴龍隊的新款球衣,其中 Association 白和 Icon 紅是以球隊 17-18 賽季時的 City 城市版球衣樣式為基底變化而成。胸前包覆隊名的向上箭頭,除了代表暴龍隊的地理位置是位於 NBA 三十支球隊中最北端,也同時代表球隊戰績會一直向上提升,以最高峰 (也就是冠軍) 作為目標。 而 Statement 宣言款黑色球衣則融入了 90 年代暴龍隊最著名的 "大暴龍" 球衣元素,將當年球衣上面的條紋狀圖案加入了這款新球衣當中。整體來說,這次暴龍隊球衣的改版是以球隊過去的球衣款式作為設計發想,置入舊有球衣的元素來向球隊歷史致敬。 MLSE 行銷長 Shannon Hosford 說: "我們思考了在未來十年,我們的目標是創造一件不僅能反映在 2019 年奪冠的隊史成就,同時也能激發我們去爭奪下一個冠軍的球衣。我們的目標是繼續發展 "We The North" 代表暴龍隊的品牌,尤其是箭頭型的圖案除了代表北方也象徵我們的冠軍,透過這些元素替球迷帶來更大的震撼力。" 最後,暴龍隊更表示新球衣採用環保材質,每件球衣代表了 20 支回收寶特瓶。   復古之夜 復古球衣是每年球迷最期待的款式,看著自己喜愛的現役球員穿上過去球隊最經典的球衣,總是讓人忍不住掏出錢包。 新賽季至今已經確定四支球隊將會有復古球衣,分別是: 布魯克林籃網隊、達拉斯獨行俠隊、洛杉磯湖人隊和金州勇士隊。但其中僅有籃網隊已經透過官方正式發布消息,其餘球隊都是因為零售商店已經先行上架而消息曝光。 籃網隊復刻的是 1990-1991 賽季所穿著的客場球衣,獨特的漸層樣式,在 90 年代並不是常見的設計。該賽季的籃網隊正處於重建,透過交易獲得歐洲的籃球天才 Drazen Petrovic,另外透過狀元籤選到 Derrick Coleman,球隊的建隊雛形大致完成,隔一個賽季再選中 Kenny Anderson 並一舉重返季後賽。這款球衣只穿著了一個賽季,就被變更為沒有漸層設計的較深色版本,相較於球隊其他穿著較久的款式,這款漸層球衣相信球迷們都感到比較陌生,籃網隊會選擇復刻這款球衣滿令人意外的。 獨行俠隊復刻的是 1981-1992 年間使用的客場綠色球衣,這款綠色球衣過去已經兩度被復刻,分別是在 2004-2005 以及 2015-2016 兩個賽季,如今已經邁入第三次復刻。作為小市場球隊,獨行俠隊參與復古之夜的次數就是這款綠色球衣的復刻次數,對於創隊歷史不算太長的獨行俠隊,其實隊史中也還沒有足夠多款式的球衣可以復刻,1988 年是獨行俠隊隊史首度闖入西區冠軍賽,或許這正是三次復刻都選用這款球衣的原因? 洛杉磯湖人隊復刻的是隊史中最為經典的草寫藍,使用於 1960-1966 年間。被稱為 "紫金大軍" 的湖人隊,隊史球衣絕大部分都是由黃、紫和白色三色構成,以藍色為主的球衣在湖人隊史中極為罕見,也是這款球衣可以成為經典的主要原因。因為這款球衣相當受歡迎,加上這次,湖人隊已經第三次復刻這件球衣,之前分別是 1996-1997 和 2003-2004 賽季。隨著湖人隊在 2020 年奪得 NBA 總冠軍,LeBron James 的聲勢再次來到峰頂,下個賽季這款復古球衣相信會成為聯盟最熱銷的球衣之一。 勇士隊在 2010 年代是西區強權代表之一,五度進入 NBA 總冠軍戰,共拿下了三座冠軍,也讓勇士隊成為了聯盟中最有人氣的球隊之一。近年來復古之夜活動幾乎都有勇士隊的蹤跡,上一個賽季甚至破天荒的在單一賽季推出兩款復古球衣。新賽季勇士隊將復刻於 1966-1971 年間穿著的客場球衣,這款客場藍色球衣上一次復刻是在 1996-1997 賽季,經典的金門大橋 logo 加上背後代表舊金山歷史的叮噹車圖案,是這款球衣最大的賣點。新賽季浪花兄弟健康回歸,加上年輕的搖擺人 Andrew Wiggins 以及防守員 Draymond Green,是否能帶領勇士隊再次回到西區強權的行列,就讓球迷們拭目以待。 最後,據傳多倫多暴龍隊在新賽季也會參加復古之夜,款式選擇的是 90 年代最受歡迎的大暴龍客場款,如果此消息為真,荷包君準備好失守了嗎?
2020-11-03

穿了就必勝? NBA 球衣的迷信

洛杉磯湖人隊在美國時間 10/11 日 NBA 總冠軍第六戰擊敗邁阿密熱火隊,奪下隊史第 17 座冠軍。但原本湖人隊預想中更好的劇本應該是在 美國時間 10/9 日第五戰就拿下冠軍,為此湖人隊在第五戰還將原本預計要穿著的白色 Association 款球衣臨時變更為致敬傳奇球星 Kobe Bryant 的城市版蛇紋球衣,就是希望透過這款球衣帶來好運,但最終事與願違… 湖人隊這款城市版蛇紋球衣最早穿著於 2017-2018 賽季,也是 Nike 接手 NBA 商品生產權後的第一個賽季,同時也是 "城市版球衣" 這個概念推出的第一個賽季。Nike 預計各隊會在每一個賽季推出一款城市版球衣,而城市版球衣的設計理念來自於球隊本身的歷史或是所在城市的過往淵源…等要素。 湖人隊首款城市版球衣選擇和隊史最偉大球星之一的 Kobe Bryant 合作共同設計,推出了這款帶有濃厚 Black Mamba 味道的球衣。隨著 Kobe Bryant 在今年初意外過世,湖人隊決定在 8/24 日 (Black Mamba 日) 再次穿上這款代表 Kobe Bryant 的球衣出戰,向這位隊史最偉大的球員致敬。 而在 8/24 日 Black Mamba 球衣首度出場到湖人隊總冠軍戰第五戰之前,一共穿著了這款球衣出賽四次,這四場比賽皆獲得勝利。因此湖人隊將這款球衣奉為勝利的象徵,也才會決定在原先可能奪冠的第五戰前更換成這款球衣,假如真的可以穿著這款球衣完成奪冠,勢必又可以替這款球衣和 Kobe Bryant 增添了更多傳奇話(ㄔㄠˇ)題(ㄗㄨㄛˋ)。但最終在熱火隊 Jimmy Butler 幾乎燃燒生命的搏命演出下,熱火隊險勝湖人隊,讓這個傳奇沒有機會於歷史上留下一筆。 第五戰賽後熱火隊前鋒 Jae Crowder 說: "當你聽到他們一直訴說穿著這款球衣都還未嚐過敗仗,而且人們也一直大力宣揚這個故事,正是這款 Black Mamba 球衣給了我們動力去獲勝。" Nike 在 8/24 日推出市售限量的同款球衣獲得巨大的成功,各平台上架後都是以秒為單位就售罄,尤其湖人隊隊網獨賣的 LeBron James 版本轉手價格更是飆到歷史新高點。第五戰前臨時更換球衣的做法,說是球隊為了取勝的迷信之外,更讓人思考實際上是否為 Nike 希望在行銷上再炒作一次話題?   然而,這樣對某個球衣款式的 "迷信" 在 NBA 歷史上並不是第一次發生。 時間要回到 2015-2016 賽季,克里夫蘭騎士隊在這個賽季推出了新款短袖球衣,黑色的衣身在胸前搭配上大大的騎士隊 "C" logo。在該賽季的總冠軍戰系列,騎士隊經歷了前四戰後,以 1:3 落後給金州勇士隊,再輸球就賽季結束如此沒有退路的情況下,第五戰騎士隊穿上了這款短袖球衣出賽並且於客場贏得了比賽,最終更連續拿下了第六戰和第七戰,以逆轉之姿奪下 NBA 總冠軍。 以某個角度來說,這個事件也在 NBA 歷史上留下了一筆,因為過去還沒有其他球隊在 NBA 總冠軍戰上穿著過短袖球衣。原先經歷了第五戰的勝利後,外界預測第六戰騎士隊可能也會穿上這款短袖球衣,但由於 NBA 官方規定主場球隊不能穿著深色的球衣,因此第六戰騎士隊穿著的是主場白色球衣出賽。 這款短袖球衣當年搖身一變成為騎士隊上下心目中的 "幸運球衣",和賽季初期 LeBron James 還因為不喜歡袖子影響身體活動度而在比賽中撕裂袖子的畫面形成強烈對比。實際上,騎士隊在 LeBron 將球衣袖子撕裂後,就請裁縫師將球衣的袖子修改為較寬鬆,替他解決了這個問題。 隔年 NBA 總冠軍戰又是騎士隊和勇士隊的組合,在第一戰失利後,騎士隊在第二戰希望透過 "幸運球衣" 的加持扳回劣勢,但球衣魔力似乎也擋不住勇士三大射手的瘋狂攻勢,最終以戰敗收場,之後的三戰也沒有再出現過這款短袖球衣。   接下來這個關於球衣的 "迷信" 相信大家都耳孰能詳,也應該是最有名的事件。 籃球大帝 Michael Jordan 在 1982 年帶領北卡羅來納大學拿下全國冠軍,自此他相信這條北卡的練習球褲可以為他帶來好運。在 Jordan 整個 NBA 生涯,每場比賽他都會在他的公牛隊球褲底下穿上這條北卡球褲,以確保可以持續帶來好運。 因為要在一條短褲中再穿進一條短褲,Jordan 總會選擇尺寸大一點的比賽球褲,這樣才能不讓他的幸運球褲 "露餡"。這個故事在 Jordan 主演的電影 "怪物奇兵 (Space Jam)" 中他自己也有親口提到,算是一個家喻戶曉的故事。 根據 Jordan 職業生涯在公牛隊所達成的成就,相信這條北卡短褲真的是一條名符其實的幸運球褲!   另一個球衣 "迷信" 來自前達拉斯獨行俠隊的球星,外號噴射機的 Jason Terry。 Terry 本身有個習慣,在每個賽事的前一晚,他會穿著對手球隊的球褲睡覺,而且他穿的還不是一般球迷在運動用品店購買到的市售版本球褲,而是更衣室內的比賽規格球褲。 身為 NBA 球員,Terry 和各隊的裝備經理或是相關人員都有良好關係,所以他得以取得其他球隊更衣室內的比賽用球褲,只是這個 "迷信" 的理由還不得而知… 和上面替自己增加好運的概念相反,或許穿上對手的球褲可以把對手的好運穿掉? 以收藏家角度來說,擁有 NBA 所有球隊的比賽用球褲,Terry 可算是球褲收藏這塊的佼佼者。   不只在 NBA,其他運動聯盟如 MLB 和 NFL 都有關於球衣的 "迷信" 傳說。 每年造成全美瘋狂的 NFL 超級盃賽事,在過去 15 年中有 13 次是穿著白色球衣的球隊拿下了勝利,因此被選為主隊擁有球衣選擇權的球隊通常都會選擇白色球衣。 MLB 也有相同的故事,根據 SportsLogo.net 的統計,2019 賽季例行賽勝率最高的球衣是亞利桑那響尾蛇隊的深灰色球衣,勝率近 5 成 8;其次是橘色球衣的 5 成 76;第三名是深藍色,勝率為 5 成 7。2019 年世界大賽冠軍華盛頓國民隊就在季後賽期間創下了深藍球衣傳說,在世界大戰第二戰為止,國民隊穿著深藍色球衣在季後賽戰績是九戰全勝勝率 100%,國民隊在世界大戰的七場比賽全部都穿著深藍色球衣出賽,最終在第七戰奪得冠軍,雖然中間輸了三場比賽,這款深籃球衣的勝率還是高得嚇人。 而世界大戰的另一支球隊 – 休士頓太空人隊,也在搶七絕戰時穿上了球隊勝率最高的橘色球衣,可惜最終敵不過深藍球衣的強大勝率(?)。   看了許多 "必勝球衣" 的故事,來看一個比較悲情的 "必敗球衣" 故事。 2013-2014 賽季,紐約尼克隊推出了隊史第一款以橘色為主的替代球衣,但在賽季中穿著這件球衣的六場比賽以全敗收場,如果把該賽季的聖誕節球衣也算進去 (尼克隊該年度為橘色短袖聖誕節球衣),那橘色球衣共讓尼克隊在賽季吃了七場敗仗。最慘烈的是美國時間 2013 年 12/8 日穿著橘色球衣大敗給重建中的波士頓塞爾提克隊 41 分,這場比賽也是橘色球衣的第六敗。 當時的尼克隊球星 Carmelo Anthony 賽後表示: "我不是一個迷信的人,我不會將輸球歸咎於球衣的顏色,這場比賽我們原先是打算穿白色主場球衣的,結果不會改變。" 但後衛 Raymond Felton 在開賽前走進更衣室時瞥見了今天將穿著橘色球衣時還嚇得縮了一下… 當時的 NBA 官方規定,如果球隊在賽季推出新款球衣,在整個賽季中不得穿著這款新球衣低於六場次,最高不得超過十八場次。 而尼克隊就在穿著了這款橘色球衣六場次之後,決定將它永遠的封印了… 同樣為橘色球衣,在 NBA 和 MLB 卻是天壤之別的勝率。 以球員的角度來看,這款球衣就像是被詛咒的球衣;以球衣收藏者的角度來看,這款只有短短使用一個賽季和僅僅六個場次的球衣實屬稀有逸品。    
2020-10-13

2020-2021 老鷹隊城市版球衣發布

2020 年對於美國來說是不平靜的一年,除了至今仍未解的新型冠狀病毒 COVID-19 疫情,再來就是五月底發生的 George Floyd 事件,讓一直存在於美國多年的種族問題徹底爆發。NBA 球員們以自身對於社群的影響力向國家發聲,藉由社會正義標語球衣和罷賽來表達立場。而作為球隊組織的老鷹隊,今天發表了以著名社會運動家 Martin Luther King Jr. 為設計理念的新賽季城市版球衣,一起為社會正義發聲。 Martin Luther King Jr. 是一名美國牧師,畢生推行社會運動和提倡人權主義,他以非暴力的方式追求種族平等的理想使其頒獲諾貝爾和平獎,1968 年 4 月 4 日被暗殺於田納西孟非斯的一家汽車旅館。(更多 Marin Luther King Jr. 的生平) 由於金恩博士被暗殺於孟非斯,過去以金恩博士為主題的球衣都是由灰熊隊所設計,如 2016-2017 賽季的 Pride 球衣以及 2017-2018 賽季的城市版球衣。 其中讓人驚豔的是 2016-2017 賽季這款名為 "MLK50" 的 Pride 短袖球衣,將當年金恩博士遇刺的歷史事件完整重現於球衣上。   2020 年 10 月 5 日,老鷹隊發布了 2020-2021 賽季的新款城市版球衣,也是全聯盟 30 支球隊第一支發表城市版球衣的球隊。 儘管這款城市版球衣給人的第一印象和上個賽季老鷹隊的城市版球衣有些類似,但這款球衣其實藏有相當多的細節故事。 首先,黑色和金色為主的色調並不是因為單純好看或萬年不敗配色,老鷹隊官方表示這樣的配色充分體現了金恩博士的決心和他低調的風格,除此之外也是向美國歷史上第一個非裔美國人兄弟會 Alpha Phi Alpha 致意,該兄弟會標誌的代表色就是黑色和金色。 胸前字體 "MLK" 是金恩博士名字的縮寫,特別的是,這款球衣沒有任何表示老鷹隊或是亞特蘭大的文字,過去的城市版球衣如果不是以城市或是球隊名稱表示,也會以城市代號或是球隊暱稱…等等替代,金恩博士出生並成長於亞特蘭大,地緣關係密切,這件球衣成為了專代表金恩博士的款式。 下擺尺寸標籤的下方附有金恩博士的簽名字體。 球褲在褲頭處有著老鷹隊的 logo,側面的拱門圖案發想自德克斯特大道浸信會教堂 (Dexter Avenue Baptist Church) 的窗戶外型,該教堂後來更名為金恩紀念教堂 (Dexter Avenue King Memorial Baptist Church)。在拱門內有特別為金博士設計的皇冠以及盾牌形狀 logo,而底下的 11 顆星星名為 "Freedom Stars",兩側相加共 22 顆,代表了他一生中為了公平和正義而被捕入獄的 29 次當中的 22 次,這些星星也令人憶起了他的名言 "Only when it is dark enough can you see the stars." (只有夠黑才能見到星星。) "我們很榮幸得知亞特蘭大老鷹隊希望向金恩博士的一生以及其留給後人的影響致敬,並且作為新賽季城市版球衣的視覺設計重點。在這一系列挑戰中,我們希望這件球衣可以激發人們更進一步教育自己,了解金恩博士在 1950 和 1960 年代期間是如何運用他的非暴力理念和方式實現變革。" 這段話出自 Intellectual Properties Management (這家公司是金恩博士的遺產獨家許可人) 的常務董事 Eric D. Tidwell。 整體來說,這款城市版球衣相當出色,不論是經典的配色和其當中細節的故事性,都完美符合了 "城市版球衣" 的設計意義。另外老鷹隊宣布,這款球衣市售所產生的利潤將會全部捐贈給亞特蘭大當地的機構。 老鷹隊計畫能在美國時間 2021 年 1 月 18 日,也就是 MLK 紀念日穿著他上場比賽,只是至今受到疫情影響的賽事安排,還無法確認新賽季的行程究竟是如何。大家一起引頸期待這件球衣實際出現在賽場的日子吧!    
2020-10-05
Exciting-and-new.-Photos-via-SLAM-Online.jpg

你可能不知道它的存在 – 綽號球衣該回歸了嗎?

2019-2020 NBA 賽季後半段於七月底回歸,球員們穿著帶有社會正義標語的球衣出賽,而這樣背後不是制式球員姓氏的球衣,讓人聯想到了於 2013-2014 賽季短暫出現幾個場次,且當時僅有邁阿密熱火隊以及布魯克林籃網隊擁有的球衣,它就是 – 綽號球衣。 自從 Adidas 在 2006 年接手 NBA 商品合約後,多年來不斷試圖推出各種特殊款球衣,像是: 聖誕節球衣、聖派翠克日、拉丁之夜、中國新年… 等等。 抓住人們對於 "限時限量" 都難以抗拒的心理,這些特別球衣總是主打穿著極少場次或是一年款。大部分的特殊球衣的確獲得了不錯的迴響 (銷量),但也有少部分款式以寥寥可數的人氣默默退場,當年的綽號球衣可能就屬於後者。 儘管實驗性質實施的第一屆綽號球衣大戰,是由兩支當年陣中明星聚集的球隊作為代表,分別是邁阿密熱火隊和布魯克林籃網隊,但似乎靠著明星陣容的加持也沒有讓這款球衣造成如復古之夜球衣的轟動聲勢。New Jerseys 認為最主要的原因有兩個: 第一是球衣本身除了將背後的姓氏改為綽號外,其他皆沒有任何變化,或許因應綽號球衣推出新的設計會有更好的效果。第二則是部分球員所選擇的綽號過於普通,甚至根本不太能稱得上是綽號。 以下是當時兩隊球員所選擇的綽號: 邁阿密熱火隊 Ray Allen – J. Shuttlesworth (出自 Allen 於 1998 年演出的電影 "單挑 (He Got Game)",他在裡面的角色就叫做 Jesus Sguttlesworth。但相信球迷更希望他選 "Ray Gun"。) Chris Andersen – Birdman (這件應該是最讓人有購買慾望的。) Joel Anthony – Doc Shane Battier – Battle Michael Beasley – B Easy Chris Bosh – CB Mario Chalmers – Rio (這個名字可能更多人會想到日本人?) Norris Cole – Cole Train Udonis Haslem – UD LeBron James – King James James Jone – JJ Rashard Lewis – Sweet Lew Roger Mason Jr. – MoneyMase Greg Oden – G.O. Dwyane Wade – D.Wade 其中 Chalmers 和 Battier 原本想用的綽號分別是 Super Mario 和 Batman,但因為版權問題所以無法使用。 Chris Bosh, Udonis Haslem, James Jones, Greg Oden 和 Dwyane Wade 都只是將自己原先的名字縮寫,相信除了愛到無法自拔程度的球迷,不會有人想要多買一件沒有任何變化,只是名字變成縮寫的球衣。 Wade 如果選用他原先的綽號 "閃電俠 (Flash)" 似乎更符合球迷們的期待,Wade 曾在一場和球星 Kevin Garnett 的訪問節目中談到,這個綽號是當年 Shaquille O'neal 幫他取的,因為 Wade 有著聯盟中數一數二的速度,然而一開始 Wade 並不喜歡這個綽號。直到 O'neal 在 2004 年加入熱火隊並且讓球隊一舉變成東區強權後,Wade 才開始喜歡上這個綽號。 11 屆全明星的 Bosh 過去在暴龍隊被稱為龍王 (King of The Dragons),但如今在熱火隊這個綽號不適用,而其他如 Boshtrich (鴕鳥的變化字) 或是 Boshasaurus (滄龍屬的變化字) 相信 Bosh 本人可能都不會喜歡,或許在山窮水盡的情況下他只好選擇最安全的 "CB"?   布魯克林籃網隊 Andray Blatche – Dray Live Andrei Kirilenko – Кириленко (斯拉夫文) Alen Anderson – Double Brook Lopez – Brooklyn Deron Williams – D-Will Jason Terry – JET Joe Johnson – JJ (又一個 JJ。) Kevin Garnett – The Big Ticket Mason Plumlee – Plums (李子?) Mirza Teletovic – MT3 Paul Pierce – Truth Reggie Evans – Joker Shaun Livingston – S Dot (源自他的新人年,隊友 Elton Brand 和 Corey Maggette 替他取的。) Tornike Shengelia – Tokomotiv (斯拉夫文) Tyshawn Taylor – Tee_Y 作為陣中全明星的 Deron Williams 和 Joe Johnson,這樣的綽號選擇讓人失望,雖然 Williams 生涯期間似乎真的沒有聽聞其他綽號,但應該會有比縮寫更棒的選擇,或許該參考台灣球迷給他取的 "小胖"? 以單打著名的 Joe Johnson 一直都有 "Iso Joe" 這樣的綽號,沒有選用實在可惜。 Andrei Kirilenko 最知名的外號是 AK-47,但在球衣背後放上槍枝名稱似乎有些敏感,或許是為了避免向大眾傳達負面文字,所以最後選擇用母語表示自己的名字? Brook Lopez 選擇這個綽號的原因是,這樣一來他的球衣正面和背面都會是 "Brooklyn #11"…  Mirza Teletovic 在綽號球衣登場的前兩天曾在推特上詢問網友綽號建議,想不到集思廣益的結果是 MT3?   在該賽季,熱火隊一共穿著了綽號球衣進行了四場比賽,分別是美國時間 1/10、1/21、3/12 和 4/8;籃網隊僅穿著了 1/10 一場比賽。在之後的賽季綽號球衣就沒有再次出現了。   回歸到現代,如果綽號球衣可以和社會正義標語球衣一樣的形式再度回歸,相信可以為比賽帶來很多樂趣,但前提當然是全聯盟都實行且綽號需要有誠意。 想像字母哥 Giannis Antetokounmpo 穿上 "Greek Freak" 或是 "The Alphabet";Stephen Curry 可以穿上 "Baby-Faced Assassin";Kevin Durant 穿上 "Slim Reaper";James Harden 穿上 "The Beard",Kyrie Irving 的 "Uncle Drew"…等等。這些綽號再搭配上每年最為熱銷的城市版或是復古球衣,勢必可以再造成一波熱銷。 如果推出球衣販售當然不能放過傳奇球員們的復刻,如 Kobe Bryant 的 "Black Mamba" (這款還要搭配蛇紋城市版球衣);Vince Carter 的 "Vinsanity"… 等等。 在行銷上勝過 Adidas 好幾籌的 Nike,還不考慮重新啟用綽號球衣嗎?   
2020-0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