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稀罕! 只出現過一場次的復古球衣

復古球衣在 NBA 賽場上出現最早可以回溯到 1996-1997 賽季,當年為 NBA 50 週年賽季,數支球隊於賽季中穿著隊史中的經典球衣款式出賽。自 2001-2002 賽季開始,每年都會有數支球隊參與復古之夜活動,於賽季中挑選出來的數場賽事穿上球隊的復古球衣出戰。然而,近年卻開始出現不是復古之夜活動的復古球衣,並且都是只穿著一場比賽的快閃球衣… 一般參與復古之夜活動的球隊至少會安排賽季中 5-8 場的比賽穿著復古球衣,而比較熱門的球隊甚至會到 10 場以上,參與的球隊、球衣款式以及穿著日期都會於賽季前發布,藉此增加球迷們的期待 (增加球衣的銷量?)。 本文接下來要提到的四款復古球衣都是沒有安排於復古之夜活動,皆為賽季中無預警發布並穿著的款式。   布魯克林籃網隊 2012-2013 賽季 2012 年原本坐落在紐澤西的籃網隊搬遷至布魯克林,隨著球隊更換老闆和搬遷,籃網隊從球隊 logo、球衣樣式到場館設計全部都煥然一新,也網羅了多位明星球員加盟,希望在氣象更新後一舉衝擊季後賽。儘管搬遷至布魯克林後的前三季都闖進季後賽,但始終沒有辦法突破第二輪最後也導致明星陣容解體重建。 美國時間 2012 年 10 月 24 日,籃網隊在和尼克隊的季前熱身賽中,穿上了過去紐澤西籃網隊於 1977-1990 年間使用的主場復古球衣。 這款白底紅字、側面搭配星星圖案的球衣是籃網隊在紐澤西 36 年期間最具代表性的球衣,布魯克林籃網隊以這款球衣向過去的紐澤西籃網隊致上敬意,也代表了傳承。除了球衣外,這場熱身賽舉辦於拿騷體育館 (Nassau Coliseum),是籃網隊 1972-1977 年間的主場場館。 這款球衣在這場比賽後就再也沒有穿著過,成為了布魯克林籃網隊史上僅穿過一場比賽的復古球衣。   亞特蘭大老鷹隊 2015-2016 賽季 傳奇球星 Dominique Wilkins,被稱為 "人類精華影片 (The Human Highlight Film)",是 80-90 年代老鷹隊的代表球星之一,和籃球大帝 Michael Jordan 的灌籃大賽對決至今仍是經典。 為了向自家傳奇球星表示敬意,老鷹隊在美國時間 2015 年 3 月 6 日舉辦了名為 'Nique Night 的活動,當日進場的球迷都會得到一件印有 #21 Wilkins 的 T-Shirt,球員在熱身時也改穿著 Wilkins 的熱身衣。比賽球衣則選用了 1982-1992 年間老鷹隊的主場球衣,也是 Wilkins 最顛峰時期所穿著的球衣。 最終老鷹隊在本場比賽獲得勝利,也為這場盛大的 'Nique  Night 畫下完美句點。更多 'Nique Night   丹佛金塊隊 2016-2017 賽季 作為金塊隊防守端的傳奇球星,Dikembe Mutombo 他的經典搖手指動作到現在都還深深印在球迷腦海中,而除了在賽場上留下了各項難以超越的防守數據外,賽場外也不遺餘力的幫助家鄉剛果共和國的公共發展,2001 年獲得 NBA 頒發的人道主義獎。在對於世界具有貢獻且籃球表現卓越的雙重條件下,Mutombo 在 2015 年入選了名人堂。 2016 年賽季開打前,金塊隊宣布將會退休 Mutombo 的 #55 球衣,典禮選定在美國時間 2016 年 10 月 29 日舉辦,這天同時也是金塊隊的賽季開幕戰。 比賽當天,金塊隊全隊穿上了 Mutombo 新秀賽季的主場球衣,也就是金塊隊最經典的彩虹球衣,白色為基底搭配胸前六個顏色組成的彩虹圖騰。這款球衣是這些單一場次復古球衣中唯一有發行市售的,台灣地區當年推出了被視為潛力股的二年級生 Emmanuel Mudiay,但由於星度不高,銷售狀況並不優異。   金州勇士隊 2018-2019 賽季 2019 年暑假勇士隊將主場由原先坐落在奧克蘭的甲骨文球場 (Oracle Arena) 遷移至舊金山的大通銀行中心 (Chase Center),甲骨文球場自 1971 年開始就是勇士隊的主場,勇士隊為了向這座陪伴球隊近 50 年的球場致敬,在美國時間 2019 年 4 月8 日 – 也就是在甲骨文球場的最後一場例行賽,全隊穿上了經典 "We Believe" 主場球衣出賽。 "We Believe" 球衣是勇士隊 2002-2010 年期間使用的球衣款式,在這將近 10 年的時間,球迷們印象最深刻也是勇士隊最輝煌的時刻莫過於 2007 年的季後賽,勇士隊以老八之姿擊敗了龍頭達拉斯小牛隊,當年球隊由大鬍子 Baron Davis 為首,加上 Al Harrington, 灌籃王 Jason Richardson, 船長 Stephen Jackson 以及天賦異稟的 Monta Ellis,在甲骨文球場佈滿 "We Believe" 的標語中,在第六戰結束了系列賽。 這款 "We Believe" 球衣正好是現在勇士隊球星 Stephen Curry 的新人年球衣,談到這款球衣 Curry 回憶最多的是當年的後場搭檔 Monta Ellis,"Ellis 是 We Believe 時代重要的一員,當我是新秀的時候他是球隊的看板人物,代表他出席甲骨文球場的最後一場比賽對我來說意義重大,我想要向他致敬,他是奧克蘭球迷、勇士球迷、一個受人愛戴的球員。" Curry 在賽後接受訪問時特別穿上了當年 Ellis 的勇士隊球衣。   這四款復古球衣在當時賽季中都僅穿著過一場,除了金塊隊彩虹球衣外,其餘三款當時皆沒有發行市售,當中也僅有勇士隊的 "We Believe" 球衣在賽後於 NBA 官方拍賣中出售,由於稀有性,結標價格相當高昂。因此這四款球衣目前在球衣市場中是入手難度極高的項目,如果你對於稀有球衣相當感興趣,那不妨挑戰去找尋這四款球衣。  
2020-09-25

籃球界最高榮譽! Mitchell & Ness 名人堂球衣

如果說 NBA 是現役籃球員們所嚮往的最高殿堂,那名人堂就是退役球員所夢想的終極聖地。 2020 年名人堂是很具意義的一年,當中 NBA 傳奇球星 Kobe Bryant 取得入選資格,但是卻在年初不幸意外離世,其他兩位入選者 Kevin Garnett 以及 Tim Duncan 也都是貨真價實的歷史級別巨星,三個人加起來共奪得 11 座冠軍、48 次全明星賽、25 次年度第一隊以及 4 屆年度 MVP,可謂含金量相當高的一屆。 名人堂的全名是奈史密斯籃球名人紀念堂,成立於 1959 年,最初的目的是為了紀念對於籃球運動作出卓越貢獻的球員、教練、裁判或是其餘相關人士。原先設定的入選對象為全世界的籃球相關人士,並不是專門為 NBA 而設立的紀念堂,但由於 NBA 作為世界籃球運動的最高殿堂,加上商業化推廣,早已成為世界知名的聯盟,而聯盟中的知名球星自然也成為了籃球運動的標竿,這也就是為什麼大部分入選的成員都是 NBA 球員。 名人堂的入選條件有三個: 1. 對籃球運動作出了巨大貢獻。 不只是球員生涯的數據和獎項成就,入選門檻也關乎是否對於籃球運動帶來足夠影響力。例如 2016 年入選名人堂的移動長城 – 姚明,NBA 生涯僅有短短八個賽季,雖然個人數據亮眼,但是並沒有帶領球隊達到足夠的高度。撇除在 NBA 球隊的實質貢獻,姚明對於中國籃球的影響相當巨大。作為第一位來自中國的 NBA 狀元球員,姚明以自身實力打破了許多在他生涯初期的各種調侃和嘲諷評論,也為 NBA 吸引來了眾多中國地區球迷,直到姚明退役後,中國地區還是存在相當多的火箭隊球迷。除了中國地區外,在美國地區也因為姚明而引起了許多 NBA 球迷對於中國文化的好奇,藉由姚明在兩地區的高知名度,兩國之間許多交流活動也都讓姚明成為了推廣大使。 2. 球員必須退役超過三年,教練必須退役超過四年,且執教生涯至少要 25 年。 Kobe Bryant, Kevin Garnett 和 Tim Duncan 都是 2016 年退役,這也是為何到了 2020 年三人才能被提名入選。 3. 符合上面兩個資格後,進入名人堂成員審核有兩個階段 – 初審和複審。初審須由 7 名審核人中的 5 人同意通過方能進入複審,複審則是 24 位審核人,需要得到當中 18 人的同意才能最終入選。   當狼王 Kevin Garnett 得知自己入選 2020 年名人堂後,他表示: "這是我人生的頂點。你花費了人生無數時間在此,你將自己的技術磨練到頂尖,你沒有假日,即使遭受傷病你依舊在奮鬥,即使面對親友身故也照常出賽,你在重重障礙中拚搏。面對任何事情都不能有藉口,你學習,你成長,現在達到了頂點。成為名人堂球員,這正是我花費那些歲月所得到的。" 石佛 Tim Duncan 則表示: "這是一個旅程的終點,我非常享受於有這樣美妙的職業生涯。說這是夢想成真都不足以形容,我從沒想過我可以到達如此成就。"  本屆名人堂入選典禮原定美國時間 8/29 舉辦,但因受到新型冠狀病毒 COVID-19 的疫情影響,將會延至 2021 年的春天進行。    復古球衣品牌 Mitchell & Ness (以下簡稱 M&N) 九月份為 2020 年入選名人堂的三位 NBA 球員推出了紀念球衣,這邊向大家開箱介紹當中 Kevin Garnett 和 Tim Duncan 的 Swingman 版本球衣。 約兩年前開始,M&N 開始為退役的 NBA 球員製作紀念球衣,如 2018 年退役的馬刺隊球星 Manu Ginobili,以及 2019 年退役的閃電俠 Dwyane Wade 和法國跑車 Tony Parker。 這幾款退役球員紀念球衣都採用類似的設計概念 – 將球員的職業生涯功勳以徽章方式呈現於球衣兩側。這次的名人堂球衣也按照一樣的方式製作,但比較特別的是,M&N 將狼王 Kevin Garnett 生涯兩大代表球隊灰狼隊以及塞爾提克隊球衣作結合,分別以兩個款式發行。然而 Tim Duncan 因為生涯只有待過馬刺隊,就沒有像 Garnett 這樣特殊的設計。   Kevin Garnett 灰狼隊 名人堂球衣 灰狼隊是 Kevin Garnett 的 NBA 生涯起點,同時也是他達到職業生涯高峰的地方,包含 10 次的全明星、2003 年年度 MVP、5 次防守第一隊,當然還有鬼神般的個人數據。 球衣選用的是 Garnett 灰狼隊時期的經典替代黑,兩側為了加上功勳而改為白色。字體部分以金色包圍原先的隊名以及號碼,背後領口處加上了塞爾提克隊的隊徽 – 三葉苜蓿,當中的 5 是他在塞爾提克隊時期的背號。 下標年份為 Garnett 的職業生涯年份,1995 年以高中畢業生進入 NBA,2016 年高掛球鞋。 球衣兩側的功勳採用熱昇華轉印,內容分別是: 2004 年年度最有價值球員、2008 年年度最佳防守球員、15 屆 NBA 全明星、2008 年 NBA 總冠軍以及 2003 年 NBA 全明星賽最有價值球員。 Kevin Garnett 塞爾提克隊 名人堂球衣 2007 年暑假,灰狼隊將 Garnett 交易至塞爾提克隊,和 Paul Pierce 以及 Ray Allen 組成了三巨頭,將波士頓瞬間由墊底球隊轉換為奪冠熱門,賽季最後也不負眾望擊敗湖人隊奪得 Garnett 的首座 NBA 總冠軍。雖然在波士頓的期間 Garnett 的個人數據不如灰狼隊亮眼,最大原因是三巨頭分散了球權,但這個時期的 Garnett 展現的是成熟穩重的球風和團隊合作,這段時間波士頓一直位居東區強權的地位。 球衣選用的是塞爾提克隊的替代款,領口和袖口改用灰狼隊的森林圖騰取代原本的純黑色,字體部分一樣以金色包圍原先的隊名以及號碼,背後領口處使用的是 1996-2008 年期間灰狼隊的 logo。其餘下標和側面功勳部分都和灰狼隊款式相同。 Tim Duncan 馬刺隊 名人堂球衣 石佛 Tim Duncan 奉獻給馬刺隊其 19 年的職業生涯,他沉默寡言默默奮鬥的態度,19 年如一日全心全意為馬刺隊拚搏,自 Duncan 加入馬刺隊後,球隊就一直名列西區強權名單中,這 19 年中沒有缺席過一年的季後賽。2016 年宣布退役,同年馬刺隊也退役了他的 21 號球衣,2019 年 Duncan 加入馬刺隊教練組,繼續作為一個馬刺人而努力著。 球衣選用的是馬刺隊 1989-2002 年期間使用的客場款式,也是 Duncan 首款馬刺隊球衣,由於馬刺隊球衣多年來幾乎沒有什麼變化,本款球衣僅能將該年馬刺隊 logo 中的綠色、粉紅色和橘色帶入領口和袖口之中,字體部分沒有變化。但或許這樣樸實不過度華麗的設計,正符合 Tim Duncan 職業生涯一直展示的低調和沉穩。 下標年份為 Duncan 的職業生涯年份,1997 年以狀元之姿降臨 NBA,並馬上帶領馬刺隊進入西區強權名單,2016 年高掛球鞋。 球衣兩側的功勳採用熱昇華轉印,內容分別是: 2 屆 NBA 年度最有價值球員 (2002 & 2003)、15 屆 NBA 全明星、3 屆 NBA 總冠軍戰 MVP (1999、2003、2005)、1997 年選秀狀元、1997-1998 賽季最佳新秀、2000 年 NBA 全明星賽最有價值球員。 總結,這次的 M&N 名人堂球衣算是誠意十足,將代表球員的功績全部濃縮至球衣中,並且改變了原先球衣款式的設計,如果未來每一年的名人堂典禮都會搭配球衣的推出,那球迷們的荷包就要大失血了。
2020-09-15

復古風正夯? 老鷹隊、黃蜂隊新球衣發布

去年的這時候,正是 NBA 各隊發表新賽季新款球衣的時期,然而今年由於疫情影響了全世界也連帶影響了 NBA 賽程,在 16 支球隊忙著進行季後賽時,剩下未晉級的球隊也沒有閒著,老鷹隊和黃蜂隊都發表了下個賽季球隊將會穿著的新球衣款式。 亞特蘭大老鷹隊於七月底時率先發表了新球衣,意味著原先僅使用了五個賽季的球衣將走入歷史。 這次老鷹隊以 1968-1980 年間使用過的球衣作為靈感發想,用濃厚的復古味向這支已超過 50 年歷史的球隊、傳奇球星以及粉絲致意。 火炬紅、無限黑、經典黃和花崗岩灰,是這次老鷹隊新款球衣的四大主色調,其中紅、黑和黃已是早年老鷹隊使用多年的主要配色,這次既然是致敬歷史,自然會選用這些經典色調。 更多老鷹隊新球衣 Association 白和 1976 年使用的主場白球衣非常相似,都是以紅色和黃色組成的字體搭配側面同色系的條紋;Icon 紅則和 1980 年使用的客場紅球衣相似,紅色衣底搭配黃色和白色構成的字體,不同的是新款球衣側面也加上了同色系的條紋。 黑色球衣對於老鷹隊來說已經不陌生,1994 年老鷹隊就已經推出過黑色球衣,這次的 Statement 黑色球衣以上述兩款球衣設計為主,字體配色為黃色和紅色。球褲上的老鷹隊 logo 是以 1972-1995 年間使用的 logo 為設計發想。 "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重要,亞特蘭大人要團結起來! 我們都知道體育富有凝聚人們的力量,多年來真正的老鷹隊球迷對於我們的經典配色都展現了熱情,在我們的設計團隊和 Nike 的共同努力下,我們找到了將過去經典和現代風格之間的最佳結合點,這款新球衣將會通過時間的考驗並向世人宣告我們的精神 – 永遠效忠亞特蘭大。" 出自老鷹隊行銷長 Melissa Proctor。   美國時間 8 月 31 日,黃蜂隊發表了將於新賽季穿著的 Association 和 Icon 球衣,宣布條紋經典款正式回歸。 黃蜂隊自 1988 年創隊至 2002 年遷移至紐奧良的期間都是穿著條紋款球衣,這次黃蜂隊新發表的球衣無疑是向歷史致敬。新款球衣的條紋並非單一線條,而是由雙線條並排構成,這樣的條紋圖騰比較接近 1996 – 2002 年間黃蜂隊所穿著的球衣款式。 胸前依舊保持聯盟三十支球隊中唯一放置 Jordan Brand 的 Jumpman logo (儘管新賽季 NBA 已宣布所有球隊的 Statement 球衣都將會置換成 Jumpman logo),球衣主色調為黃蜂隊最經典的白色、湖水綠和紫色 (紫色猜測將為 Statement 款式的主色調),以過往經典元素融合現代感的設計,賦予了復古球衣全新的容貌。 近幾年黃蜂隊戰績處於不高不低的窘境,上一次打入季後賽是 2016 年,是重新遷回夏洛特後的第一個季後賽。這個賽季黃蜂隊培養了 8 年的陣中唯一全明星 Kemba Walker 轉戰波士頓,如今的黃蜂隊可以說是宣布重建,主要輪替幾乎都是年輕球員,原本就是小市場加上沒有明星球員加持,儘管新賽季的球衣相當好看,但銷量可能稍稍令人擔憂。 希望黃蜂隊和老鷹隊在新賽季可以藉由新球衣帶來新氣象,幫助球隊在戰績上更上一層樓。
2020-09-09

冷飯熱炒? 致敬傳奇? Black Mamba 球衣

美國時間 2020 年 1 月 26 日是令全球 NBA 球迷心碎的日子。 傳奇球星 Kobe Bryant 在一場直升機意外中過世,對於籃球界這絕對是最黑暗的一天,直到今日再次想起依舊難以釋懷。   "你見過凌晨四點的洛杉磯嗎?" 作為全球最具影響力的運動員之一,Kobe 不單以個人球技或是冠軍數目來擄獲球迷的心,而是在這些偉大的個人成就背後所展現的 Mamba Mentality – 曼巴精神。   "熱情、執著、嚴厲、回擊、無懼。" 在 20 年的 NBA 生涯中,持續維持著對籃球的熱情,對於勝利的渴望,嚴厲的自我訓練,面對傷病、低潮之後的逆勢反彈,無所畏懼的面對自我。如今曼巴精神已經從個人信念轉變為精神信仰,深植於眾多球迷心中,也確實影響許多人的生活。   2020 年 8 月份,Nike 釋出消息,即將在美國時間 *8/24 重新販售 Kobe Bryant 的 Black Mamba 球衣。 *洛杉磯議會在 2016 年時宣布將 8/24 定為 Mamba Day,以表彰 Kobe 生涯 20 年在洛杉磯的精采表現。     這款 Black Mamba 球衣源自 2017-2018 賽季,由 Kobe Bryant 親自參與設計,以黑曼巴作為構想,整件球衣以黑色為基底再配上蛇鱗圖騰,New Jerseys 認為這款球衣是湖人隊史上最棒的設計之一。 然而當年發行時銷售狀況並沒有非常火熱,甚至幾個月後還可以透過折扣價格入手,最大的主因在於 Kobe Bryant 已經退休,這款球衣他並沒有實際穿著到。 時間回到美國時間 2020 年 1 月 26 日,當憾事一發生後,eBay 和全球各地購物平台瞬間湧入大量購買 Kobe 周邊商品的球迷,同時價格也一夜之間翻了數倍。只要是 Kobe 的球衣,不管品牌還是限量/海量與否,都突然變成了搶購商品,這款 Black Mamba 球衣也瞬間從一般球衣竄升成神衣的地位。 以專門發行復刻球衣的 Mitchell & Ness 為例,在事發前,原訂價 $300 美元的 Kobe 球員版球衣即使下殺到 $5000 台幣以下都還可能賣不出去;事發後,eBay 上面競標價格都來到 $400 美元以上,並且,這些都不是限量款式,換句話說這些款式未來依舊會持續生產發行。 主打 Kobe 參與設計的 Black Mamba 球衣更不用說了,原先定價 $110 的 Swingman 球衣一下就喊價到 $8000 甚至 $10000 台幣,定價 $200 的球員版球衣更是喊價到 $20000 台幣以上。弔詭的是,Nike 城市版球衣最初就表示一年發行一款,等同宣布限時限量的概念,換句話說,不管今天有沒有發生這個事件,這款球衣的發行量都未曾改變過,這是否可以解讀成 Kobe 的意外一發生,就突然多出了很多球迷粉絲? 事件發生後,Nike 官方迅速下架了官方網站上面的 Kobe 商品,原因是抵制掃貨和炒價的行為同時也避免消費逝者。 而經過了半年多,現在宣布重新發行 Black Mamba 球衣的還是 Nike,不僅將發行日期選在 8/24 更表示為限量發行,滿滿的商業化模式。當然,作為一個以營利為目的的企業,在 Kobe 逝世後的第一個 Mamba Day 發行紀念商品是相當合理的計畫,但本次推出的僅僅是將過去曾經發行過的 Black Mamba 球衣更換了一下背號,其餘部分完全沒有任何改變,不免有點冷飯熱炒的感覺。 這樣的 "重製" 發行已經不是第一次,兩年前 2018 年,Nike 為了隔年將要上映的紀錄片 – The Last Dance,以及慶祝 1998 年總冠軍戰籃球大帝 Michael Jordan 跳投絕殺爵士隊的 The Last Shot 滿 20 周年,推出了一系列 Michael Jordan 球衣,包含 Swingman 以及球員版球衣。然而這系列球衣並沒有按照當年的款式復刻或是重新製作,僅僅是以現行的球衣款式車上 Jordan 的號碼和姓氏,也就是說和一般客製化球衣沒有不同,但這樣的 "客製化" 球衣,Nike 居然將其定價高達 $400 美元 (球員版),大家要知道,NBA 官方網站的客製球員版球衣只要 $200 美元。但 Nike 自然不會讓大家這麼做,因此限制 NBA 官網客製功能無法選用 Jordan 的姓氏以及號碼。 回到 Black Mamba 球衣,即使是重新發行和當年一模一樣的球衣,美國時間 8/24 一開賣後,幾個限定的網路通路皆在以秒為單位的時間內全數售罄,甚至連加入購物車的機會都沒有,顯然買單的球迷 (或是炒價人士) 依舊相當多。網路上流傳許多聲音指出大部分的球衣都是被下單機器人所掃貨,至於真相究竟如何也只有 Nike 知道了。 然而就在同一天,美國 eBay 出現相當多 Black Mamba 球衣翻倍轉賣的刊登,不需懷疑,剛向官方下訂甚至還沒出貨就可以轉賣了。截至寫稿日,美國 StockX 網站上面這款球衣的成交價格平均坐落在 $600 美元左右,足足是原訂價 $110 美元的五倍多。 最初洛杉磯市訂下 Mamba Day 是為了致敬這個效忠洛城 20 年的傳奇球星,而就在 Kobe 不幸逝世後,Mamba Day 卻變成紀念品發行日,美其名是致敬傳奇,但實際上卻變成各種搶購、炒價和轉賣。這樣的現象不禁讓人感嘆今年的 Mamba Day 究竟是紀念這位偉大的球星還是趁勢炒作? 往後每年的 8/24 是否都會再發生一次? 看著各處 hashtag "曼巴精神" 的商品宣傳,是否已經讓最初的曼巴精神變了調?
2020-08-28

消失於歷史的洪流 – NBA 短袖球衣

自從 Nike 取得 NBA 商品代理權已經過了三年,不知道大家是否還記得三年前的 NBA 賽場上還存在著帶有袖子的球衣? 時間回到 2013 年,當時還是 NBA 商品獨家代理商的 Adidas 做出了這個名留 NBA 歷史的決策 – 宣布發行短袖球衣。 事實上,短袖球衣出現在職業籃球場上並不是第一次,早在 1940 年代 ABA 時期就已存在,當年並沒有重視球衣設計或是功能性 (也沒有技術),球員僅穿上印有球隊名稱和背號的短袖即上場比賽。 來到約莫 80 年後,這時候的 NBA 規模早已和當年無法比擬,成衣技術也已突飛猛進,這時候推出短袖球衣絕不再是因為"隨意穿一件衣服上場比賽"。但在籃球運動中身體需要相當大的活動範圍,怎麼想都不會覺得短袖球衣在功能性上會優於無袖球衣。然而 Adidas 當年給予的官方說法是: "新設計的短袖球衣將會輕量化 26%,球員將會有更佳的運動表現。" 對於 Adidas 的說法自然是很難令大眾信服,明顯的,短袖球衣的誕生最主要還是基於 – 利益。 首先,長年以來 NBA 一直嚴格執行球衣無贊助商廣告的政策,但就在短袖球衣出現的幾年前,聯盟的態度卻漸漸趨向開放贊助商廣告於球衣上出現。只要一支球隊在球衣上增加一個 2.5 英吋 X 2.5 英吋的小區塊作為廣告,聯盟至少就能增加一年 500 萬美元的收入,人氣高的球隊價碼更是翻倍,面對這樣龐大的收益又有多少人可以不被誘惑呢? 因此相較於無袖球衣,多出兩個袖子空間的短袖球衣勢必可以置入更多廣告。但故事最後的發展是,聯盟直到 2017-2018 賽季才開始置入廣告於球衣上,而 Adidas 的合約僅到 2016-2017 賽季就結束。 第二點,無袖球衣給人比較休閒、運動的觀感,並不適用於所有的場合穿著,而短 T-Shirt 就是全球最普遍的衣著了,不管任何場合幾乎都可以穿著。換句話說,短 T-Shirt 的銷量比無袖上衣更多,因此短袖球衣的另一個商業考量就是銷售量。這個策略基本上沒有問題,走在路上穿著短 T-Shirt 的人數確實遠大於無袖上衣的人數,但當時 Adidas 沒想到的是那些可怕的短袖球衣設計讓這個如意算盤無法實現。 Adidas 的第一款短袖球衣登場於 2012-2013 賽季,由金州勇士隊於美國時間 2013 年 2 月 22 日首度穿著,為了增加銷售話題,當年還特別推出盒裝限量版的球員版球衣。但整件黃色的球衣搭配貌似睡褲的條紋短褲,實在難以令人因 "好看" 而購買。 2013-2014  賽季 NBA 開始正式推廣短袖球衣,除了增加幾支球隊加入了短袖球衣行列外,更將 NBA 一年一度的聖誕節大戰以及全明星賽的球衣設計為短袖款式。2013 年聖誕節球衣沿用了 2012 年的 Big Color 概念,以鮮豔的色彩作為基底,胸口的球隊 logo 以 3M 反光材質製作,另外這款聖誕節球衣也是 NBA 歷史上第一件將球衣正面號碼移至袖子上的款式。   聯盟球星對於短袖球衣大部分都抱持否定意見,獨行俠隊的退役球星 Dirk Nowitzki 更直接以 "awful"(糟糕的) 來形容。而聯盟中佔有相當地位的小皇帝 LeBron James 也直接表示: "我不是在找藉口,但我真的不會是短袖球衣的粉絲,它讓我覺得限制了投籃時手臂的活動範圍。" 馬刺隊退球星 Manu Ginobili 也發表了一樣的意見,並表示自己會需要穿著比較大的尺寸,以免被限制活動範圍。 2013-2014 賽季共有五支球隊在例行賽球衣中加入了短袖款式。另外已經有數年傳統的拉丁之夜以及聖派翠克日球衣在這個賽季也變為短袖。   到了 2014-2015 賽季,雖然聖誕節和明星賽不再使用短袖球衣,但是更多球隊加入了短袖球衣的行列,Adidas 也為短袖球衣新增添了一個系列名稱 – Pride。Pride 系列球衣是透過球隊的歷史或是所在城市的相關事件作為設計發想,和現在 Nike 的 City 城市版球衣設計理念相似。過去許多球隊的經典款式如: 活塞隊的汽車城 (Motor City)、湖人隊的好萊塢之夜、拓荒者隊的 Rip City… 等等都被列為 Pride 系列,都逃不過遭到 "荼毒" 的命運。 這個賽季較特別的屬勇士隊,首度推出 NBA 歷史上第一件印有中文字體的 "中國新年球衣"。   2015-2016 賽季,更多的球隊增設 Pride 短袖球衣款式。其中騎士隊的黑色短袖球衣發生了著名的 "撕袖子" 事件: 美國時間 2015 年 11 月 5 日,尼克隊作客騎士隊的比賽中,LeBron James 在一波進攻中外線投籃沒進,回防時將兩臂的袖子撕裂。事後 James 表示是因為不滿意自己的表現才有這樣的舉動。 但騎士隊這款短袖球衣到了 2016 年 NBA 總冠軍戰時,卻搖身一變成為了 "幸運球衣"。在歷經前四場賽事後,騎士隊以 1:3 的劣勢落後給勇士隊,但是第五戰騎士隊在客場穿著這件球衣下贏得比賽,免於被淘汰的命運,在最終第七戰騎士隊再度穿上這件球衣,最後完成了系列賽大逆轉奪得總冠軍。 因為這個故事,隔年的總冠軍戰騎士隊在落後的狀況下希望再度借助 "幸運球衣" 的力量,但或許魔力已經用完了,最終並沒有幫助騎士隊贏球。   2016-2017 賽季是短袖球衣最後一次亮相,這季僅有新增加三款短袖球衣。   當 Nike 在 2015 年取得 NBA 合約後,就已經宣布將來不會再有短袖球衣,以品牌更迭的角度來看這項決策很合理,首先,短袖球衣是 Adidas 發起並推廣,作為運動用品市場上主要的競爭對手,Nike 自然不會想沿用對手開發的產品。其次,短袖球衣在市場上並沒有帶來預期的銷量,大部分的媒體最終都還是認為短袖球衣不是一個好設計。 總結自 2013 年短袖球衣誕生後至 2017 年終結, "倖存" 於這股風潮的共有六支球隊,分別是: 老鷹隊、獨行俠隊、溜馬隊、公鹿隊、76人隊、國王隊。 不論短袖球衣在各界的評價如何,這項產品依舊在 NBA 歷史上留下了屬於自己的痕跡,或許在二十年、三十年後,這些短袖球衣反而因為出現的時間短暫而變成稀有珍貴的收藏品?  
2020-08-24

字數多到難以排版? 本賽季獨特的正義標語球衣

2020 年是個不平靜的一年,由於新型冠狀病毒 COVID-19,全球各地不論是經濟或是人民生活都受到巨大的影響,NBA 更因此於美國時間 3/11 起停賽。歷經了四個多月後 NBA 終於復賽,在觀看了久違的比賽直播後,眼尖的球迷勢必發現: 球員的球衣背後不再只有姓氏,而是多了各式不同的標語。 這一切事件的起因要追溯至美國時間 5/25,非裔美國人 George Floyd 由於涉嫌使用假鈔遭到警方逮捕,但是過程中白人警察 Derek Chauvin 以膝蓋壓制他的脖子在地長達 8 分多鐘,並無視周遭民眾的勸阻,導致 George Floyd 當場失去呼吸,最終搶救無效過世。 這段過程全部由周遭的民眾錄影並上傳至社群媒體,瞬間造成全美上下對於長久以來的種族問題所累積的不滿全部爆發,各地出現了抗議以及暴動的人潮。 Photo Credit: Mike Ehrmann/Getty Images 現役 NBA 球員中超過八成是有色人種,這個議題在球員身上自然感同身受,而事件的被害人 George Floyd 更是前 NBA 球員 Stephen Jackson 的摯友。事件發生之後,許多球員都透過自身影響力向媒體或是社群發聲,甚至一度傳出多位球員拒絕參與復賽。 經過了球員和 NBA 高層的協調後,最終聯盟同意球員們於復賽時可以將平權標語車在球衣背後,雖然最初球員要求使用自訂用語,但為了避免不雅或是爭議字眼,最後是由聯盟挑選出來的 29 組標語內容讓球員任選,不同國籍的球員還可以將該組標語變更為自己國家的母語。 Photo Credit: Pool/Getty Images 於是,NBA 歷史上第一款帶有平權標語的球衣就這麼出現了。 ' Photo Credit: Jesse D. Garrabrant/Getty Images 聯盟所選出來的 29 組標語為: Black Lives Matter、Say Their Names、Vote、I Can't Breathe、Justice、Peace Equality、Freedom、Enough、Power to the People、Justice Now、Say Her Name Sí Se Puede (Yes We Can)、Liberation、See Us、Hear Us、Respect Us、Love Us Listen、Listen to Us、Stand Up、Ally、Anti-Racist、I Am A Man、 Speak Up、How Many More、Group Economics、Education Reform、Mento 這些標語中,最多球員選擇的是 Equality (平等),其次則是 Black Lives Matter (黑人的命也是命)。現任奧克拉荷馬雷霆隊後衛同時也是 NBA 球員工會主席的 Chris Paul 選擇的是 Equality,Paul 說: "我選擇這個標語是因為,如果要讓國家產生實際的影響和改變,我們必須付出努力去建造一個不因種族、教育、經濟或性別而產生偏見的公平競爭環境。" Photo Credit: Kevin C. Cox/Pool Photo via AP 本賽季初次入選明星賽的塞爾提克隊球星 Jayson Tatum 選擇的是 Black Lives Matter,Tatum 表示: "這讓球員可以表達自己的意見,並且利用這樣的方式讓球員可以去參與社會議題以及我們自身關切的事物。" Photo Credit: Pool/Getty Images 歷經過一年無球可打的拓荒者隊球星 Carmelo Anthony 選擇的是 Peace,"這個賽季我選擇了背號 00,因為看起來很像無限的符號 ( ∞ ),對我來說這傳遞的訊息是: 要的話就給我們無限的和平,否則乾脆完全不要給。" Photo Credit: Kevin C. Cox/Getty Images 爵士隊全明星 Donovan Mitchell 選擇了 Say Her Name,他說: "我希望能穿上 Breonna Taylor 的名字,這個事件當時就發生在我就讀的大學所在地 (Louisville),一個無辜的女人在自己家中被殺害,這樣的事件不該發生在這個世界上。" 溜馬隊後衛 Malcolm Brogdon 選擇的是 I Can't Breathe,"我無法呼吸這句話不只是許多黑人遭到這個國家的警察謀殺時的遺言,同時也是數百年來這個國家的黑人不停對抗不公不義以及眾多壓迫下的心聲。" Photo Credit: Mike Ehrmann/Getty Images 部分球員沒有將標語車在球衣上,這當中的代表是洛杉磯湖人隊的 LeBron James,James 認為不需要透過球衣表達自己的立場,看來在小皇帝的眼中專心爭奪冠軍才是復賽的首要目標。 熱火隊全明星 Jimmy Butler 則認為: "如果去除背後的姓氏,如果拿掉一名 NBA 球員的身分,那就是最原本的我,而我跟一般有色人種沒有什麼不同,這是我想要傳達的訊息。" Butler 提出背後甚至連姓氏都去除的提議,此提案雖然獲得 30 多名球員的支持,但遭到聯盟以不能任意變更球衣駁回。 Photo Credit: Jesse D. Garrabrant/Getty Images   在美國時間 8/2 之前,包含了復賽開打前的幾場賽事,各隊的球衣背後僅有標語取代原先放置姓氏的位置,這造成了許多球迷 (包含 New Jerseys) 的困擾。除了幾位當家巨星外,其餘的球員的背號相信球迷沒有辦法全部銘記在心,加上歷經了四個多月的休賽期間,多位球員的造型也已經和停賽前大不相同,現在沒有了背後姓氏,造成了觀看比賽時在辨認球員上有些許困難,一時之間自背後無法看出該球員究竟是誰? Photo Credit: Mike Ehrmann/Pool Photo via AP 而 NBA 似乎在復賽開打後就發現了此問題,美國時間 8/3 之後的賽事,各球員背後號碼上方一樣放置標語,下方則加上了球員姓氏,解決了難以辨識球員的問題。至於選擇不放置標語的球員,姓氏則一樣置於號碼下方。 正因為添加回球員姓氏,形成了現在球衣背後字數異常多的有趣現象,像姓氏最長的雷霆隊球員 Shai Gilgeous-Alexander,原本的球衣姓氏排列已經如一道拱門,現在加上了標語,背後更是滿滿的都是字母。但還好他選擇的僅是一個單詞的 Equality,假如選擇的是 Black Lives Matter,可以想像這件球衣背後將會有多少字母嗎? Photo Credit: David Sherman/Getty Images 作為 "字母哥" 始祖的公鹿隊全明星 Giannis Antetokounmpo 還好也 "只" 選擇了 Equality 作為標語,不然就要苦了針車的阿姨… Photo Credit: Jesse D. Garrabrant/Getty Images   本賽季的標語球衣不僅獨特且稀有,因為不知道下個賽季聯盟是否還會沿用,非常有可能成為復賽至冠軍賽期間的特有產物。然而可惜的是,標語球衣並沒有量產於市面販售 (只有標語而號碼下方無姓氏的版本可以用客製方式購買) ,目前唯一取得的方式只有透過 NBA 官方的拍賣活動,相信到時候結標金額又會比過去普通例行賽球衣更為高昂。錢包君們,準備哭泣了嗎?
2020-08-16

球衣入門課 – NBA 球衣的品牌歷史

同學們歡迎來到球衣入門課,想必大家在球衣新手時都有這個經驗: 打開國內外拍賣網頁搜尋了 "NBA 球衣",出現了許多品牌的結果,卻搞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市面上曾出現的眾多 NBA 球衣品牌,大家都知道他們的歷史年份嗎? 今天就帶大家初步了解各品牌的代理權歷史。 NBA 至今已有 70 餘年的歷史,但早年並不如現今如此熱門且遍佈世界。NBA 首張由單一廠商取得授權合約並開始量產發行球衣商品是在 1980 年代,後續經歷了多次授權轉移,期間甚至有多家品牌同時共存的階段。以下圖表紀錄了 NBA 30 支球隊的品牌授權歷史。 *Brooklyn Nets 包含 New Jersey Nets *Charlotte Hornets 包含 Charlotte Bobcats *Memphis Grizzlies 包含 Vancouver Grizzlies *New Orleans Pelicans 包含 Charlotte Hornets、New Orleans Hornets *Oklahoma City Thunder 包含 Seattle SuperSonics *Washington Wizards 包含 Washington Bullets   1986 年前 NBA 第一張全聯盟球隊的球衣代理權合約誕生於 1986 年,由 MacGregor Sand-Knit 所簽下,同時量產市售版本球衣。而在這張合約之前,NBA 是由各球隊自行和配合的廠商訂製球衣在比賽中使用,例如: 丹佛金塊隊的廠商為 Powers Mfg.,洛杉磯湖人隊的廠商為 Tiernan,鳳凰城太陽隊的廠商為 Spanjan… 等等。 另外也有 Rawlings,Wilson,Russell Athletic… 等老字號運動品牌配合其他球隊。   MacGregor Sand-Knit (1986-1990) Sand-Knit 除了拿下第一張 NBA 全聯盟球隊球衣代理權的合約外,也是第一家開始生產市售球衣的廠商,當年推出了兩個版本的市售球衣: 分別是球迷版 (Replica) 和球員版 (Authentic)。 當年的市售球衣背後僅有號碼,並沒有球員姓氏。球迷版採用網版印刷字體,球員版則是多層電繡字體。 Sand-Knit 的球迷版球衣 Sand-Knit 的球員版球衣   Champion (1990-2002) Champion 的代理權可以分為兩個階段: 1990-1997 的全聯盟球隊代理權時期和 1997-2002 部分球隊代理權時期。 1990-1997 年期間 Champion 替當時 NBA 29 支球隊製作比賽用球衣,同時也發行市售版球衣,和 Sand-Knit 一樣,Champion 推出了球迷版和球員版兩個等級的球衣,作法也和 Sand-Knit 相同,唯一不同的是,Champion 時期的市售版球衣背後加上了球員姓氏。 Champion 的球迷版球衣 Champion 的球員版球衣 1997-2002 期間其他廠牌加入了 NBA 代理權的戰局,Champion 僅剩下和部分球隊的合約,市售球員版球衣的生產權和合約的球隊相同,而市售球迷版球衣生產權則不變,依然可以生產全聯盟 29 支球隊的球衣。以下是這五年中 Champion 球隊代理權變化: 1997-1999 年 擁有 10 支球隊的代理權,分別是: 亞特蘭大老鷹隊、印第安那溜馬隊、洛杉磯快艇隊、紐澤西籃網隊、奧蘭多魔術隊、費城76人隊、鳳凰城太陽隊、西雅圖超音速隊 (現奧克拉荷馬雷霆隊的前身)、猶他爵士隊和溫哥華灰熊隊 (現曼菲斯灰熊隊的前身)。 1999-2001 年 同樣擁有 10 支球隊的代理權,其中溜馬隊更換為夏洛特黃蜂隊 (現紐澳良鵜鶘隊前身)。 2001-2002 年 Champion 剩下 8 支球隊的代理權,分別是: 亞特蘭大老鷹隊、印第安那溜馬隊、洛杉磯快艇隊、紐澤西籃網隊、奧蘭多魔術隊、費城76人隊、鳳凰城太陽隊和猶他爵士隊。   Starter (1997-1999) Starter 在這兩年期間共擁有 9 支球隊的代理權,同時也生產這 9 支球隊的市售球員版球衣。這些球隊分別是: 夏洛特黃蜂隊、克里夫蘭騎士隊、丹佛金塊隊、金州勇士隊、休士頓火箭隊、密爾瓦基公鹿隊、明尼蘇達灰狼隊、紐約尼克隊和沙加緬度國王隊。 Starter 的球員版球衣 Starter 也有發行疑似球迷版球衣   Puma (1999-2001) Puma 基本上是銜接 Starter 的 9 支球隊合約,其中 Puma 以夏洛特黃蜂隊的合約和當時的 Champion 交換了印地安那溜馬隊的合約。因此 Puma 擁有代理權的球隊為: 克里夫蘭騎士隊、丹佛金塊隊、金州勇士隊、休士頓火箭隊、印第安那溜馬隊、密爾瓦基公鹿隊、明尼蘇達灰狼隊、紐約尼克隊和沙加緬度國王隊。 市售球衣部分則一樣生產所屬 9 支球隊的球員版球衣。由於 Starter 和 Puma 代理 NBA 球衣的時期短暫,球隊也僅有 9 支,因此這兩個品牌的球員版球衣在市面上相對少見,這個時期恰逢是白色巧克力 Jason Williams 最風靡的階段,在 Starter 和 Puma 獨家握有國王隊球員版球衣生產權之下,稀有度非常高,因此這兩個品牌的 Williams 國王隊球員版球衣在現今價格也翻了數倍。   Nike (1997-2004) 大家都知道 Nike 於 2017 年開始簽下為期八年的 NBA 商品代理權合約,但早在 20 年前,Nike 就曾經擁有部分球隊的代理權。 1997-2004 年期間,Nike 一共擁有 10 支球隊的代理權,並且可以生產該隊伍的市售球員版球衣,這些球隊分別是: 波士頓塞爾提克隊、芝加哥公牛隊、達拉斯小牛隊、底特律活塞隊、洛杉磯湖人隊、邁阿密熱火隊、波特蘭拓荒者隊、聖安東尼奧馬刺隊、多倫多暴龍隊以及華盛頓巫師隊。 這段期間也是市售球衣的一個新的里程碑 – 那就是 Swingman 球衣的誕生。2000 年之前,Nike 的市售球迷版球衣依然是採用網版印刷字體,後來 Nike 推出了更有質感的單層電繡字體 Swingman 球衣,正式將市售版球衣變為三個等級,從此也讓球衣市場成為以 Swingman 為主流的時代。   2000-2004 年期間,Nike 替全聯盟 29 支球隊生產 Swingman 球衣。 Nike Swingman 球衣 Nike 球員版球衣   Reebok (2001-2006) Reebok 在 2001 年接手了 Puma 的代理權,同時簽下了原本所屬 Champion 的超音速隊以及灰熊隊,2001-2002 賽季 Reebok 一共擁有 11 支球隊的代理權。分別是: 克里夫蘭騎士隊、丹佛金塊隊、金州勇士隊、休士頓火箭隊、印第安那溜馬隊、曼菲斯灰熊隊、密爾瓦基公鹿隊、明尼蘇達灰狼隊、紐約尼克隊、沙加緬度國王隊和西雅圖超音速隊,並發行這 11 支球隊的市售球員版球衣。 2002 年 Reebok 接手了 Champion 所屬的其餘球隊,一共來到了 19 支隊伍: 亞特蘭大老鷹隊、克里夫蘭騎士隊、丹佛金塊隊、金州勇士隊、休士頓火箭隊、印第安那溜馬隊、洛杉磯快艇隊、曼菲斯灰熊隊、密爾瓦基公鹿隊、明尼蘇達灰狼隊、紐澤西籃網隊、紐奧良黃蜂隊、紐約尼克隊、奧蘭多魔術隊、費城76人隊、鳳凰城太陽隊、沙加緬度國王隊、西雅圖超音速隊和猶他爵士隊。這個時期 Reebok 開始獨家生產全聯盟的市售球迷版 (Replica) 球衣。 2004 年 Reebok 和 NBA 簽下了獨家代理權,得到了 30 支球隊 (新增夏洛特山貓隊) 的商品生產權,從此結束了多家品牌分割的時代。也從這年開始,Reebok 開始生產全聯盟的 Swingman 球衣。 Reebok Swingman 球衣 Reebok 球員版球衣   Adidas (2006-2017) Adidas 在 2006 年併購 Reebok 後,重新和 NBA 簽下了 11 年獨家商品合約,擁有全聯盟 30 支球隊的代理權。 2006-2010 年間,Adidas 延續了 Reebok 在市售量產球衣的等級區別,材質和做工也相同。2010-2017 年,Adidas 推出了 Revolution 30 全新球衣材質,不僅在 NBA 球員實際比賽穿著的球衣上做了革新,連帶市售量產球衣也一起變革。 Adidas 在這 11 年間,也創造了許多過往沒有出現過的球衣設計: 聖派翠克日球衣、拉丁之夜球衣、聖誕節球衣、各球隊城市或歷史相關的 Pride 系列…等等,最著名的可能就是流傳歷史的短袖球衣了。 Revolution 30 的最大特徵 – 網眼布料號碼 Adidas 的大膽嘗試 – 短袖球衣   Nike (2017-2025) Nike 再次奪得 NBA 商品代理權,這回 Nike 展現了強大的野心,除了每支球隊保有原先的三套球衣,還宣布每一年每支球隊都會推出一款以城市歷史或是隊伍淵源做為發想的 City (城市版) 球衣,除此外也保留過去總是熱銷的復古之夜系列,甚至推出只有進入季後賽的 16 支球隊才有的 Earned 系列球衣。儘管這些明顯是商業化噱頭,但不可否認的是,本次奪回合約的 Nike 設計團隊真的是實力堅強! 新制的 Nike 在市售量產球衣部分做了些改變,僅推出 Swingman 和球員版兩個等級,最低階的 Replica 版本改由美國店商公司 Fanatics 獨家製作。 Nike 城市版球衣    
2020-08-06

浪人之王,穿過最多品牌球衣的 NBA 球員

在 NBA 70 餘年的歷史中,經歷了數次的球衣代理商變更,而品牌商之間的戰爭在 90 年代末期至 2000 初期又最為激烈,可謂 NBA 球衣授權的戰國時代。在這個兵荒馬亂的時期,有一位球員幾乎達成了 NBA 歷史上最不可能的任務 – 穿過最多品牌的球衣,至今還沒有其他球員超越他的紀錄。 80 年代時期,第一個取得 NBA 全聯盟球衣授權的品牌是 Sand-Knit,更正確的說法應該是 Medalist Sand-Knit,後來經營權易手改名為 MacGregor Sand-Knit。在此之前 NBA 球隊的球衣是採取各隊自行向品牌商採購的方式製作,例如: Rawlings, Wilson, Russell Athletic… 等等。 進入 90 年代後,Champion, Nike, Starter, Puma 陸續加入了戰局,2000 年初期 Reebok 和 Adidas 前後取得了全聯盟的球衣授權,直到 2017 年由 Nike 接手最新的合約,這就是大家都知道的故事了。 前前後後,從 80 年代開始計算,共有七個品牌曾經擁有全部或部分球隊的代理權。以上面的時間表推算,如果要達成穿過最多品牌球衣的壯舉,該名球員勢必要在 90 年代就加入 NBA,再來球員生涯至少要持續到 Adidas 代理時期,同時需要待過夠多的球隊。 你猜到了嗎? 達成這項壯舉的就是 1995 年選秀狀元 – Joe Smith。 Photo Credit: Nathaniel S. Butler/Getty Images 作為選秀狀元,Joe Smith 的球員生涯卻沒有什麼偉大成就,新人期間的幾年就是他的巔峰時期,最有名的事件可能是 1998 年和灰狼隊的簽約事件。當時灰狼隊為了更多的薪資空間而和 joe Smith 私底下利用 "鳥權" 的灰色地帶: 先簽下三年低約,接下來就可以無視薪資空間簽下大約給他。最後聯盟揭露了他們的行為,灰狼隊球團遭到聯盟懲處,Smith 也開始展開了浪人球員生涯直到退役。 接下來,我們就分別來看看 Smith 生涯期間所穿過不同品牌的球衣: 1995-1997 金州勇士隊 Champion 在 1990-1997 年間,所有球隊都是由 Champion 獨家授權提供球衣。 Photo Credit: AP Photo/Peter Cosgrove 1997-1998 金州勇士隊 Starter 1997-1998 賽季 Starter 取得了勇士隊和另外八支球隊的代理權,但僅有短短的兩個賽季,因此穿過 Starter 球衣的球員並不多。本賽季也剛好是勇士隊更換新球衣款式的球季,搭上 90 年代大圖案風潮的大 logo 和閃電圖案設計。 Photo Credit: Elsa/Getty Images 1999-2000 明尼蘇達灰狼隊 Puma Puma 於 1999 年開始接手 Starter 所屬九支球隊的代理權,但同樣也只有短短兩個賽季。 Photo Credit: David Sherman/Getty Images 2000-2001 底特律活塞隊 Nike Smith 幸運地趕在活塞隊經典大馬頭設計的最後一年穿到了這款球衣。 2001-2006 明尼蘇達灰狼隊  &  密爾瓦基公鹿隊 Reebok 相隔一年再度回鍋灰狼隊,但人事已非,品牌從 Puma 轉為 Reebok。 2006-2010 丹佛金塊隊 & 費城76人隊 & 芝加哥公牛隊 & 克里夫蘭騎士隊 & 奧克拉荷馬雷霆隊 & 亞特蘭大老鷹隊 Adidas  短短四個賽季換了六支球隊,但也因此收集到了不少特殊款式球衣,如: 復古之夜、聖派翠克日…等等。 2010-2011 紐澤西籃網隊 & 洛杉磯湖人隊 Adidas Revolution 30 2010 年 Adidas 推出全新科技 Revoulution 30,將球衣材質結合了科技發展出更輕薄且功能性更高的布料。嚴格來說同樣都是 Adidas,但能夠橫跨 Adidas 兩個時期的 90 年代球員真的很少見了。 Photo Credit: Lou Capozzola/Getty Images   從 Sand-Knit 時期算起,NBA 至今一共歷經七個品牌輪替球衣代理權,而 Joe Smith 就穿過了當中六個品牌!  要達到這項成就,有三項必須跨越的障礙: 生涯起始時間需逢時,也必須要有足夠長的職涯,最後要待過足夠多的球隊 (畢竟要穿到 Starter 和 Puma 球衣並不容易)。由於 Sand-Knit 在 1990 年就沒有了代理權,假若要達成七個品牌都穿過的成就,該球員必須是 80 年代末期進入 NBA,並且至少要待到 06-07 賽季,中間還需要打過 Starter 和 Puma 所屬的九支球隊,這樣困難的條件下,要完成這項成就是不太可能的。 然而除了這個紀錄外,Joe Smith 同時也是 NBA 歷史上打過最多支球隊的球員,共計 12 支。 最後不得不提起這項球衣紀錄的遺珠之憾 – Jim Jackson。Jackson 同樣作為 NBA 歷史上打過最多球隊的球員,也同樣 "幸運地" 穿過 Starter 和 Puma 兩個品牌的球衣,但由於生涯開始時間更早,他於 2006 年就退休,而此年恰巧是 Reebok 擁有代理權的最後一年,因此 Jackson 並沒有穿到 Adidas 的球衣。
2020-07-31

數字的魔力? NBA 最熱門/冷門的球衣號碼

在球迷的世界中,球衣號碼或許只是辨識球員的一個數字而已,但對於球員個人而言,背後的號碼對他們來說具有相當意義。這牽涉到球員個人的信仰、偶像、不為人知道動人故事抑或是僅僅是迷信,從球衣背號或許可以更了解一位球員的內心世界。 多位球星的背號故事相信大家都已耳孰能詳: 籃球大帝 Michael Jordan 相當敬重自己的哥哥 Larry,這個從小一直擊敗他的兄長穿著背號 45,Michael Jordan 期許自己只要能有哥哥一半的球技即可,因此他選擇了 45 的一半 – 23。但他當時可能沒想到自己最終成為了地球上最強的籃球員。 "It's the length of one day, one half, one shot clock. This number is my promise to dominate every moment." 這是 2006 年當傳奇球星 Kobe Bryant 將背號由 8 換成 24 時所說的話。一天有 24 小時,半場是 24 分鐘,一次進攻時間是 24 秒。選擇這個號碼代表我承諾會支配每一時刻。 從進入聯盟到退休從沒懈怠一天的 Kobe,的確完美兌現了這個承諾,也讓 24 這個號碼成為了傳奇的象徵。 一般球迷會以為 Anthony Davis 穿著鵜鶘隊 23 號球衣是為了致敬籃球大帝 Michael Jordan,但事實上他是為了致敬他的偶像小皇帝 LeBron James。 "0 號探員" Gilbert Arenas 應該是最讓人印象深刻的 0 號球員。初入聯盟時,Arenas 被外界嘲諷只會得到 0 分鐘的上場時間,他因此選擇了 0 號作為球衣號碼,除了勉勵自己反擊這些流言蜚語,也同時代表 "從 0 開始",來到巫師隊後成為了聯盟中頂尖的得分手之一,其實是個相當勵志的故事。 以火爆脾氣還有特立獨行作風著稱的 Metta World Peace 在 2009 年加入湖人隊時選擇了背號 37,是為了致敬且弔念同年過世的流行巨星 Michael Jackson,他的經典專輯 "Thriller" 佔據排行榜第一名的位置長達連續 37 週。 說到離經叛道就不能不提到祖師爺 – Dennis Rodman,在 2000 年和達拉斯獨行俠隊簽約時,原本 Rodman 想要選擇背號 69,但是這個號碼被 NBA 聯盟禁止使用,因此他求其次選擇了背號 70。 閃電俠 Dwyane Wade 生涯除了在騎士隊時期外都穿著背號 3,Wade 是相當虔誠的基督徒,背號的選擇源自於他的信仰,代表了 "三位一體"。 Kevin Durant 生涯大部分時間都穿著背號 35,是為了致敬他的人生導師 – Charles Craig,這位 KD 籃球生涯中的第一位教練,不只給予球技和精神上的支持,同時也扮演著如同父親的角色。但不幸的,他在年僅 35 歲時遭到槍殺。   看了多位球星的背號故事後,大家知道在 ABA/NBA 歷史中哪個號碼是最多球員選擇過的嗎?   答案是 12 號,至今已經有 405 位球員選擇過這個號碼。 現役球員中背號 12 號的代表球員有馬刺隊的 LaMarcus Aldridge, 雷霆隊的 Steven Adams 以及 2019 年的選秀榜眼 Ja Morant,另外本季改穿 39 號但生涯大部分時間都穿著 12 號的魔獸 Dwight Howard 也是代表人物。 生涯前九個賽季 Aldridge 於拓荒者隊穿著 12 號球衣,然而馬刺隊在 2012 年時退休了 Bruce Bowen 的 12 號球衣,當 2016 年 Aldridge 加入馬刺隊時,這位前馬刺隊防守悍將大方表示願意讓 Aldridge 穿著 12 號球衣: "我希望讓 Aldridge 感受到自己是這個大家庭的一份子,如果為此我可以做些什麼,我沒有任何理由拒絕,反正我已經退休了。" 新秀 Ja Morant 也遇到類似狀況,當他被灰熊隊選中時,背號 12 號已經是學長渡邊雄太所擁有,但知悉這位明日之星從小就一直穿著 12 號後,渡邊雄太也大方讓出了背號。 背號 12 的退役球員代表首推爵士隊的傳奇球星 John Stockton,其次還有上述的 Bruce Bowen,Vlade Divac,Derek Harper…等。 籃球之神 Michael Jordan 也曾經穿著過背號 12 球衣,美國時間 1990 年 2 月 14 日,由於 Jordan 原本的 23 號球衣在更衣室中失竊,他被迫穿上一件僅有背號 12 但無姓氏的球衣進行比賽,或許是因為球衣被偷激發了籃球之神的怒火? 這場比賽最終 Jordan 豪取了 49 分,而這件失竊的球衣至今仍下落不明…   歷史上第二多次被使用的背號是 11,至今一共有 367 位球員穿過。 現役球員代表有勇士隊 Klay Thompson,灰熊隊時期 Mike Conley,最佳第六人 Jamal Crawford,鵜鶘隊 Jrue Holiday… 等等。 其中有趣的是 Klay Thompson 是 2011 年選秀第 11 順位背號 11 號,和數字 11 相當有緣。 而這個賽季轉至爵士隊的 Mike Conley 解釋了為何將背號換成 10 號: "只有在我為灰熊隊打球時才會穿 11 號,在其他地方我都不會穿這個號碼。" 展現了對效力多年球隊的忠誠。 板凳暴徒 Jamal Crawford 選擇背號 11,很大的原因是因為同樣穿著 11 號的活塞隊傳奇球星 Isiah Thomas,向偶像致敬。 背號 11 的退役球員有名人堂球星 Isiah Thomas,Bob McAdoo,Elvin Hayes,姚明,鳥人 Chris Andersen,另外還有 Arvydas Sabonis 以及 Domantas Sabonis 父子檔。   有熱門搶手的背號,當然同時也有冷門沒人要的背號,在 ABA/NBA 歷史中,這些背號從來沒有人穿著過: 58 59 64 69 74 75 78 79 80 82 87 97 其中 69 是被 NBA 聯盟所禁止的背號,因為帶有性暗示。其他號碼如 78 和 87 無人選擇的原因,莫非美國人也略懂中文?   最後,以下這些背號在 ABA/NBA 歷史上僅有一人穿過: #57 – Hilton Armstrong (2014) #65 – George Ratkovicz (1950) #68 – Milt Schoon (1947) #72 Jason Kapono (2010 – 2011) #73 Dennis Rodman (1999) #76 Shawn Bradley (1994 – 1996) #83 Craig Smith (2012) #85 Baron Davis (2011 – 2012) #94 Evan Fouriner (2013 – 2014)   看完了本文,大家有對球衣的背號激起了更多的共鳴嗎? 如果不想要在路上跟路人撞衣或組隊,以上這些號碼和球員大家可以列入考慮。                
2020-07-22

NBA X Disney? 美國鬼才設計師的創意發想!

美國時間 3/12,受到新型冠狀肺炎 (COVID-19) 影響,NBA 宣布無限期停賽。經過了四個月,NBA 官方決定於美國時間 7/30 復賽,地點位於奧蘭多的迪士尼樂園。設計師 Mikey Halim 在這一個多月內陸續發表了 NBA 三十支球隊和迪士尼經典動畫/電影所結合的球衣概念圖,多支球隊在他的巧思之下和迪士尼電影主題完美融合,其實力完全不輸 NBA 和 Nike 的官方設計! 今年年僅 17 歲 (看到這個年紀 New Jerseys 和大家一樣吃驚! 想想自己 17 歲時在幹嘛?) 的 Mikey Halim 來自美國加州的舊金山,替 NBA 和 NFL 做設計工作,他的 Instagram 自從開始設計各種主題的 NBA 球衣後走紅。大家可以到他的帳號觀賞其他設計,Marvel 和品牌系列也很有創意! 接下來就來看看這次的 NBA X 迪士尼系列設計 (以下圖片皆直接內嵌自設計師的 Instagram): 亞特蘭大老鷹隊 X Moana (海洋奇緣) 波士頓塞爾提克隊 X Mike Wazowski (怪獸電力公司) 布魯克林籃網隊 X 101 Dalmatians (101 忠狗) *密集恐懼症慎入 夏洛特黃蜂隊 X Sully (怪獸電力公司) 芝加哥公牛隊 X Incredibles (超人特攻隊) 克里夫蘭騎士隊 X Captain Hook (彼得潘) 達拉斯獨行俠隊 X Bullseye (玩具總動員) *Bullseye 原本就是一批馬,剛好替代了獨行俠 logo 丹佛金塊隊 X 7 Dwarfs (白雪公主) *是因為彩虹有七色所以搭配七矮人?   底特律活塞隊 X Cars (Cars) *汽車城當然要配上汽車 金州勇士隊 X Disney World (迪士尼世界) 休士頓火箭隊 X Pizza Planet (玩具總動員) 印第安那溜馬隊 X Wall-E (all-E (瓦力) *其實看起來更像小小兵 洛杉磯快艇隊 X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神鬼奇航) *黑白海盜旗風格和這個賽季快艇隊的城市版球衣構思類似 洛杉磯湖人隊 X Mickey Mouse (米奇) 孟非斯灰熊隊 X Winnie the Pooh (小熊維尼) *這個主題有點敏感… 邁阿密熱火隊 X The Little Mermaid (小美人魚) 密爾瓦基公鹿隊 X Bambi (小鹿斑比) *原來大鹿頭換成斑比也毫無違和感? 明尼蘇達灰狼隊 X Jungle Book (與森林共舞) *Timber 原本就是木頭,中國翻譯為 "森林狼",剛好符合叢林感? 紐澳良鵜鶘隊 X Finding Nemo (海底總動員) 紐約尼克隊 X Finding Nemo (海底總動員)  奧克拉荷馬雷霆隊 X Goofy (高飛電影) 奧蘭多魔術隊 X Aladdin (阿拉丁) 費城76人隊 X Marvel (漫威) *76人隊原本的配色就是紅藍白三色,剛好和美國隊長相符 鳳凰城太陽隊 X UP (天外奇蹟) 波特蘭拓荒者隊 X Star Wars (星際大戰) *三道光劍帥氣度破表 沙加緬度國王隊 X The Lion King (獅子王) 聖安東尼奧馬刺隊 X Coco (可可夜總會) 多倫多暴龍隊 X Rex (玩具總動員) *這下大暴龍真的變成 "大抱抱龍" 了 猶他爵士隊 X Frozen (冰雪奇緣) *冰山改建成 Elsa 的城堡毫無違和感 華盛頓巫師隊 X Fantasia (幻想曲)   看完以上設計後,大家是不是都跟 New Jerseys 一樣希望 Nike 和 NBA 可以真的發行這些球衣來販售?       
2020-07-16